当前位置: 主页 > 江苏 >
【浏览字号:
山西:诈骗数年涉案亿元逍遥法外 谁撑起了保护伞
http://www.0771nanningfp.com 2016-02-18 10:52 [来源]:未知

“空手套白狼”的伎俩在房地产界行骗是屡见不鲜,一名叫陈云的湖北籍男子, 2002年部队退伍,此人在山西虚假注册三家公司、冒充军人招摇撞骗,以能买到“廉价军用土地”为诱饵,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伪造协议、私刻公章,出具虚假的军方收据,连环式诈骗了4家公司及数百名群众,金额高达1.6亿元。

数百名受害人的代表,从2008年7月报案并上访至今,多次到北京、中央巡视组、山西省、太原市委进行上访,历经国家、省、市各级领导5次批示,此案至今毫无进展,陈云其人依旧逍遥法外。

诈骗历程劣迹斑斑 谁是陈云的帮凶?

2004年,陈云在太原市国土局监察支队副队长胡玉平的介绍下,陈云以帮助山西泛亚达投资有限公司购买军用土地为名,从泛亚达公司取走1300万元和部队签署了购地协议,之后,陈云在部队某营房副部长赵晓辉的配合下,非法把部队发给泛亚达公司的《土地出证金许可证》转到了虚假注册的宝田公司的名下,非法占有了泛亚达公司7000余万元。

2005年,在太原市政府副秘书长冀克平的介绍下,陈云拿着虚构的山西东晋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晋公司)和联勤部签订的《军用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及2000万元假军用收据、假总后公章、假签字、假批复,以东晋公司要转让该合同为名,在张永刚(泛亚达公司前法定代表人,也是陈云诈骗案的同案犯)的担保下,骗取了郭振江及钱学东1785万元。

2008年5月,陈云在没有任何土地手续的前提下,用骗得的《土地出让金许可证》,以联合开发为由,在赵晓辉的配合下诈骗祁培毅4500万。

即便是泛亚达公司报案后,陈云依然在太原市城建委主任陈友新的介绍下,用骗得的《土地出让金许可证》非法连环诈骗白仲玉2750万元。

2009年,陈云在山西大学和华宇国际的9层搭建两个售楼部,经查,根本没有任何的手续就公开向社会售房。此事经监察部的网站曝光后,被太原市政法委书记柳遂记点名查处。

以上事实,陈云均以可以廉价购买到军用土地为诱饵,用贿赂手段找各级领导施压,以假协议、假发票取得当事人的信任后,骗取大额资金,再以不交余款为由,终止协议,据为己有。

陈云公开向上访者们叫嚣,你们告到哪,老子拿钱摆到哪。老子有的是钱。他还雇佣社会闲杂人员公开到受害人上访处和居住地威胁:再告小心你们的脑袋。陈云在给省、市各部门的公开告状信中说:我已经给政府捐了21.7亩土地,公安局的为什么还要抓我,他们是非法办案,把我非法关押了37天,我要告他们办人情案。

在这样一个劣迹斑斑的人背后,究竟有多少支持他的人?我们来认识这样几个人:

夏沈白:某军区夏沈白(某部营房部部长,陈云的保护伞)因受贿2010年被捕。

张永刚:前泛亚达公司法人张永刚被陈云骗后,因迟迟拿不到土地,资金链断裂,在同案犯陈云的配合下,用2700万假军用收据(和陈云骗钱学东的是同一版本)诈骗3460万被判15年。

白仲玉:被陈云所骗2750万后,因迟迟拿不到土地,资金链断裂,因诈骗5000万被判22年。

陈云事实上是此事的主要核心诈骗人物,以上涉案人员只不过是陈云为其犯罪设置的棋子而已。这些钱不仅肥了陈云的腰包,更是陈云打通各种关系的金钥匙。多名办案人员明确对受害人说,陈云现在是大老板,亿万富翁,势力太大,你们告到哪也赢不了。

尽管陈云恶行不断,但他行事也并非一帆风顺,太原市国土局得知陈云的罪恶行径后,坚持不给宝田公司办理土地手续。2009年10月,陈云狗急跳墙,竟然花50万元,雇佣杨冰(某军营房部助理)打着某军长的旗号,私自带领八名战士持枪将太原市国土局局长、副局长、两个处长围攻两天,要求给宝田公司办土地证。太原市国土局因无法正常工作被迫向太原市委、市政府反映并向警备区报案。太原市副市长吉久昌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处理此事。

高层领导多次批示,案件仍进展缓慢,谁为他撑起保护伞?

从中央到地方,多名高层领导多次批示、中央督导组专程到山西督办此案、省政法委多次开会,公、检、法系统开会涉及到上千人次、省、市领导花费大量精力、消耗大量纳税人的钱财、为什么此案一直走不下去,陷入僵局?难道不是一个“钱”的利益在作怪吗?

陈云身犯数罪,诈骗金额特别巨大,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如果没有权钱交易,如果没有保护伞,陈云为何能长期逍遥法外?是什么人如此大胆的保护陈云?

受害人从报案至无奈的上访,迫不得已到天安门跳金水桥的非访。受害人已成了官员仕途路上的“眼中钉、肉中刺”,不惜动用了公安、街办,城市执法监察大队对众多上访者采用拘留、限制行动,非法24小时盯梢,不定点的上门骚扰、私闯民宅等各种方式打压受害人。受害人之一李天明就在未签任何协议且家中财物一应俱全的情况下,开发商就强行把住房推为平地,上访人为此无家可归,到处租房居住。

陈云虚假注册了三个1000万的公司用于诈骗, 2008年公安局就查出来了(法律规定虚假注册的公司是无主体资格的),受害人也多次到工商管理部门上访反映情况,为什么虚假注册的公司依然可以年年通过年检,政府及规划、土地部门为什么可以办理土地手续?政府的监管职能去哪了?受害人去反映,一听说是告宝田公司陈云,都谈陈色变:“我们实在是管不了”。

太原市政法委主管领导在给省各部门汇报的材料中,明确表示:陈云的案子办的没有问题,不需要重新启动调查。而检察官张志文也明确告受害人:我们要重新启动调查呢,是政法委不让查。而现在检察院的办案处长到处帮陈云联系卖地,张检察官亲自多次代表陈云找被骗者商量退赃事宜,这难道正常吗?

现在是公安厅专案组坚持陈云身犯数罪,且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在给公安部的汇报材料中有明确说明)而检察院却已无逮捕必要和需要补侦为由不予批捕,在法律的层面上,同为司法执法机关竟会出现如此大的对立?

也许正是这些人为的因素致使案件迟迟不能查清,犯罪分子迟迟不能伏法的原因,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的批示俨然成了苍白无力的白纸。如果陈云诈骗得逞,意味着陈云没有拿一分钱,空手套白狼套走太原价值六个亿的土地。

这背后的隐情,我们不得而知,只是觉得这样一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事情,国家各级领导都有重要批示,陈云为何还能逍遥法外?究竟是什么人给他撑起了保护伞?

[选稿]: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