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喜乐街 >
【浏览字号:
欺压良善,致死人命的村霸书记
http://www.0771nanningfp.com 2016-02-18 10:52 [来源]:未知

——以村霸书记郭木贵为首的黑社会犯罪团伙多次打死打残无辜村民

2017年4月17日,原陆丰市人大代表、大茂村党支部书记,郭木贵又一次带领多名犯罪分子,将该村村民郭乃齐残忍地杀害。团伙分子手持凶器,驾驶白色摩托车,于凌晨5:15分左右,在郭木贵带领下,埋伏在受害人郭乃齐养殖场附近。之后,这些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竟然将无辜村民郭乃齐活活打死。目前所掌握的视频监控及路人的指认等证据显示,行凶者除了为首的郭木贵,还有郭木潮、郭晓杰、郭泽权和郭木强等人。尸检结果说明,犯罪团伙杀人手段毒辣,所使用的招数,招招残忍而致命。其中,受害者胸部则多处肋骨骨折,肺部破裂,手部多处骨折,腿部多处粉碎性骨折,脚踝内外粉碎。受害者整个脸部七孔流血。头盖骨破裂,骨头掉在里面。而其后脑脑浆,甚至被打得全部流出。村霸郭木贵团伙等人手段残忍毒辣凶残,完全丧失人性。所打部takungpai.com位均是致命的要害部位,可见郭木贵团伙有着强烈的杀人动机。而帮助其团伙逃跑的由事先提前准备好的一部小轿车接应。杀人犯四人被全部接应上小轿车后,又将所驾驶的两部摩托车交给事先安排好的其他两人开走,然而这部小轿车的的车主又是谁呢?作案人数如此之多,而这起有预谋的杀人案发生到现在,杀人主犯仍然有两人逍遥法外,还有多位帮助其逃逸的犯罪嫌疑人仍未归案。

\\\\\\

实际上,从2014年以来,广东省汕尾市陆丰市甲东镇大茂村村霸书记郭木贵,纠集弟弟郭木潮、郭木强(目前为制毒通缉犯)、郭木贵长子郭晓杰、郭木潮长子郭泽权等多人,因霸占土地的原因,多次向同村村民郭乃金家庭成员等人痛下杀手,造成了一死四伤的严重后果。上述的致死人命案件,实际上已经是郭木贵犯罪团伙的第五次行凶了。更为令人发指的是,从第一次行凶作案之后,该犯罪团伙还多次殴打无辜村民,直至2017年残忍杀害村民郭乃齐事件发生。这之中,有切实证据的,还有这样几次打击报复行为: 2014年7月,时任陆丰市人大代表、甲东镇大茂村委书记郭木贵为了扩大自家鱼塘时,非法地用挖土机将同村村民郭乃金家耕地毁坏,并霸占为其鱼塘。此举,造成郭乃金家严重的财产方面的损失。2014年11月28日,村民郭乃金,为了免受更大的损失,将之前被郭木贵侵占的土地向其耕地内进行回填。郭木贵在得知情况之后,便带其胞弟(制毒通缉犯)郭木强,在大茂村环村大道的公路旁边,拿起铁铲对正在干活的郭乃金实施毒打的犯罪行为。其行为导致郭乃金全身血肿。后郭乃金因为被打,而花去医疗费用10万元和生活护理费5万。由于其家族势力方面的原因,郭木贵又是本村村书记。身为普通农民的郭乃金一家,尽管报了警,也还是无济于事。最终,此事没有得到公平解决,并不了了之。

  

\\

2015年8月29日,郭乃金儿子郭佳奎,在去自家池塘的路上遇见郭木贵,便上前询问郭木贵为何霸占他家土地还要行凶打人。郭木贵狂妄到开口就说:“打的就是你爸,你又能拿我怎样!”。他还边说边动手,一拳便打到郭佳奎的胸口上。之后,两人便发生了肢体上的冲突。由于早上去池塘作业的人较多,郭木贵的老婆卢秀珠当时不在现场的情况下,便到公安机关作伪证,谎称是郭乃金家族所有成员参与殴打郭木贵一人。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是因为卢秀珠做伪证人,有关部门便将郭佳奎、郭俊潮、郭汉拥等人实施网上追逃。当地公安机关更是三天两头的对郭乃金家及其近亲家属进行包围搜查。 2015年的9月,郭乃金父亲,也就是86岁的大茂村村民,看到这样的景象,感到心里特别纠结:一段时间以来,自己几个子女家,由于郭木贵非法侵占耕地的事情,三天两头被公安人员包围住所,接受反反复复的询问等,搞得一片人心惶惶。于是,这位年迈的老人,在2015年9月25日,来到郭木贵家,希望讨个说法,并以好言相劝。在他看来,自己曾经救过郭木贵胞兄郭格,村书记郭木贵一定会看在这点情分上,放过自己一家。没想到,这位郭书记,不但没有以礼相待,还威胁说要用尿将老人泼出去,用扫帚将老人“扫地出门”。老人为此气得不行,最终以上吊自杀的方式,表示出了对于这位“父母官”一家的恩将仇报的极端愤懑。 2016年4月11日上午11时左右,嚣张毒辣的郭木贵团伙,再次对村民郭乃金行凶作案。其作案地点为陆丰市甲东镇镇政府,这样一个镇领导和相关执法部门的执法人员办公的场所的镇政府。当时,郭乃金在甲东镇政府门口(离甲东边防派出所约100米处)李湖杰茶叶铺,与他喝茶聊天。在发现郭乃金的情况下,村霸郭木贵伙同其胞弟(制毒通缉犯)郭木强与侄子郭泽权三人,带着铁锤、钢管等凶器,冲进李胡杰店铺内。在受害人郭乃金没有反应过来时,头部已经被钢管连续暴力击打几十下。在受害人已意识不清的情况下,他们这伙犯罪分子,还将其拖出茶叶铺,扔到公路旁,在暴雨中继续毒打。这时候,受害人已经是头破血流,手和脚均是粉碎性骨折、腰部骨折、胸部、背部劲部受伤严重,肺部破裂,鲜血已是撒满一地,由于当时是下雨天,受害人所流出来的血那可谓是血流成河。郭木贵、郭木强和郭泽权这伙恶徒,在受害人没有了生命迹象的情况下,临走时,还返回来再继续暴力毒打数十下,才甘心离去。这之后,受害人郭乃金先被送往甲子人民医院,后又转至陆丰市人民医院。住院期间,受害人意识模糊昏迷十余天,才捡回一条命。当时,受害人我头部里外缝合100多针,肺部血肿(至今仍有血块),左手粉碎性骨折,右脚粉碎性骨折,腰部骨折,至今仍无法正常行走。此次受害人被打,经法医鉴定为:轻伤一级。郭乃金住了三个多月的医院,因为多处骨头部位受伤严重,需多次手术才能将已经粉碎的骨头接起来。这次的医疗费,高达20万元,还需要10万元生活护理费。因为花不起更多的医疗费,所以受害人家属申请出院在家调养治疗。

\\\\

俗话说,凡事得有个度。不过,郭木贵这伙暴徒已经完全丧失人性,越发嚣张地疯狂杀人。2016年8月5日,灾难再次来临,早晨7:50分,村霸郭木贵再次带其胞弟郭木强(制毒通缉犯)、胞弟郭木潮、其侄子郭泽权(郭木潮长子)等四人,在郭乃金侄子郭炳涛上班路上,跟踪尾随,并伺机地用钢管将郭炳涛打倒下摩托车,并施以一顿暴打:其中两人抓住郭炳涛的手脚,另外两人用铁锤对郭炳涛手脚关节多处进行粉碎性捶打。特别严重的是:郭炳涛的双脚内外踝关节四个关节全部被捶打成粉碎。由于受伤严重,必须要多次手术才能把伤害降到最低。负责治疗的医生表示:就算治好,有可能这辈子再也站不起来了。目前,光医疗费就花去15万,还花了8万块生活护理费。

\\\\\ 2017年1月10日(公安部110宣传日),刚从大学放假回家的郭乃金儿子郭泽铭,开着摩托车去镇上拿快递。在返回家途中,嚣张至极的郭木贵再一次召集胞弟郭木潮、侄子郭泽权、长子郭晓杰团伙等四人,在公安部宣传日,当天路上多是警察巡逻的情况下,竟然丧心病狂狠毒地再次做案。这四人先是驾驶两部摩托车,拿着作案工具铁锤钢管等对郭乃金儿子进行一路的跟踪并对郭泽铭痛下毒手。所幸的是,郭泽铭从后车镜上看见两部摩托车上的人打扮怪异,便提高了警惕性。他还听见郭晓杰郭木贵开口叫开车的人开快点。尽管在这种情况下,郭泽铭便加快摩托车的速度。但还是被郭晓杰用铁锤狠狠地往头上敲打了一下。郭泽铭忍着剧痛开车跑,他们还一路加速追赶。庆幸的是,没有被犯罪分子追到。可想而知:如果当时郭泽铭被他们追到,其下场,也将是像其叔叔郭乃齐一样,被他们残忍地剥夺生命了。

\

  

村霸郭木贵、毒犯郭木强、郭木潮、郭泽权、郭晓杰团伙成员,近年来,一直肆意妄为。他们见郭乃金家族成员,是见一个打杀一个。导致郭乃金的家族成员人心惶惶,求学的无法安心求学,谋取生活的不敢出门谋取生活,严重威胁到郭乃金家族成员的生命安全。 实际上,自郭木贵于2010年当上陆丰市甲东镇大茂村党支部书记、陆丰市人大代表之后,就肆意包庇制毒通缉犯胞弟郭木强。而后者郭木强,在2013年8月份已经被公安机关以制毒罪对外公开通缉。在其被通缉期间,身为村书记的郭木贵不但没有劝其胞弟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反而是一直向其提供自己老住宅让其躲避居住。郭木贵此行为已公然形成窝藏包庇罪! 自从郭木贵任甲东镇大茂村党支部书记以来,郭木贵肆意非法买卖村集体土地、侵吞集体财产、侵吞村民扶贫款。扶贫款被根本没有分给这个村真正贫困的村民,单单只有其近亲家属才能收到扶贫款,对此引起的民愤极大。深圳市司法局向该村汇付的用于修整环村大道3公里的扶贫款,其中一公里的公款,被郭木贵以向上级汇报4公里的手段,而独吞。 身为共产党员的村支书、市人大代表郭木贵,先后共五次带胞弟郭木强(制毒在逃通缉犯)、胞弟郭木潮、长子郭晓杰、侄子郭泽权等黑社会团伙性质的杀害村民郭乃齐,毒打郭乃金,打残郭炳涛、郭泽铭等人,情节极其恶劣,社会影响很坏,已引起极大民愤。 郭乃金及其家族成员,一直为此,奔走呼号,恳请党和政府依法、公平、公正地处理此事,还死者一个可以瞑目的公道,还陆丰一片净土,让正义可以得到伸张。

[选稿]: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