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爆料 >
【浏览字号:
杨春艳诉北京东方同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委托创作合同纠纷一案
http://www.0771nanningfp.com 2016-02-18 10:52 [来源]:未知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京0106民初4915号  原告:杨春艳,女,1981年6月19日出生,汉族,自由职业者,住四川省广汉市。  被告:北京东方同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房山区良乡地区拱辰大街西侧5层5号。  法定代表人:刘玉才,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邵红霞,北京尚勤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伟华,北京市安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杨春艳与被告北京东方同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同庆公司)委托创作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3月1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杨春艳,被告东方同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邵红霞、杨伟华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杨春艳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解除原被告于2015年7月2日签订的《公司签约编剧协议》;2.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万元。事实和理由:2015年7月2日,我与被告签订《公司签约编剧协议》(以下简称涉案协议),我自2015年7月2日到9月1日履行了合同义务,提交了三个不同版本的剧本,包括:创作与提交周期为7月7日至7月24日,以展现被拐儿童受苦与自我逃跑为主旨的剧本《逃跑计划》(7月24日更名为《惊魂48小时》);创作与提交周期为7月24日至8月28日,以被拐儿童管皓一路留下求救信号、动漫达人于华为主的网友发起民间拯救与管皓父母双线拯救,最后联手在48小时黄金时间内拯救成功的剧本《惊魂48》(又名为《逃生密码》、《惊魂48小时》);创作与提交周期为8月29日至9月1日,以关押被拐儿童和父母艰苦寻找、警方出现拯救被拐儿童实现大团圆结局为线索的打拐剧本《惊魂48》。被告没有在涉案协议中约定报酬、收到稿件后拒绝签订补充协议、以剧本没通过为由拒绝支付任何费用、拒绝出具剧本没通过的书面通知、拒绝签订解除协议、纵容授意他人长期威胁我、拒收律师函、将我的剧本修改后通过了广电总局备案并转让给第三方投拍,被告前述行为明显违反等价有偿原则,故起诉维权。我主张的3万元损失是参考我写一集电视剧剧本的价格,以及案外人冯德岩曾承诺给我3万元,被告法定代表人刘玉才也同意。  被告东方同庆公司辩称,同意解除涉案协议,不同意赔偿原告3万元损失。理由如下:一、涉案协议不属于委托创作合同,未约定具体权利义务以及作品内容,只是意向性的合作协议。二、本案涉及的打拐题材电影剧本《惊魂48》不是原告独立创作,且与涉案协议无关。1、剧本《惊魂48》题目、人物、内容都是我公司法定代表人刘玉才的创意,刘玉才口述剧本内容,由我公司实习生代为录入电脑,后与原告相识,将该剧本交予其进行整理,原告只是参与整理人之一;2、原告有篡改重要证据误导法庭的行为,原告打印提供给法庭的剧本删除了刘玉才的署名,造成剧本是原告独创的假象;3、根据原告提交的《4915号民事案件原告描述案件经过》第二页的最后一段的表述,可以看出在原告接手之前,我公司已经有了刘玉才组织人创作的初稿,如果完全是废稿,就没有必要给原告看,看了反而对创作有不必要的影响;4、原告参与整理的剧本一直没有成型的作品呈现,没有获得我公司及导演、制片人的认可,没有被采用。三、我公司已经退出《惊魂48》电影项目的制作,目前《惊魂48》电影制片方采用的是李学政、郭桐创作的剧本,与原告无关。四、《逃跑计划》、《逃生密码》与我公司没有任何关系,且原告自称三个剧本,三个不同创作思路和内容,但经过比对,《惊魂48》和《逃跑计划》内容一样。五、原告主张的经济损失无任何事实依据。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对于杨春艳提交律师函复印件、EMS快递单照片打印件、EMS网络查询打印件,欲证明东方同庆公司拒收律师函。但是杨春艳对该组证据均未提交原件进行核对,且EMS快递单照片打印件显示内件品名为“信函”,无法体现与律师函的对应关系,EMS网络查询打印件显示邮件被退回,原因是“收件人不在指定地址”,故本院不认可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和证明目的。对杨春艳所有的油辣子传奇53××××××@qq.com邮箱(以下简称杨春艳邮箱)给23××××××××@qq.com、62×××××××@qq.com、11××××××××@qq.com邮箱发送的邮件,杨春艳称这三个邮箱分别为刘毅、阎宇助手郭怡、冯德岩所有,东方同庆公司表示,刘毅虽是其员工,但已离职,阎宇、冯德岩不是其员工,故对真实性无法核实,证明目的不予认可。因本院组织当事人双方对杨春艳邮箱进行了现场勘验,故对邮箱内容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可,但仅从现有证据无法证明这三个邮箱即是刘毅、阎宇助手郭怡、冯德岩的邮箱,也无法证明阎宇、冯德岩与本案的关系,故该组邮件无法体现与本案的关联性。  根据当事人陈述、现场勘验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5年7月2日,东方同庆公司(甲方)与杨春艳(乙方)签订涉案协议,约定:乙方名下完成的作品,若甲方认同,甲乙双方协商一致后,将对该作品进行一次性收购;若甲方从乙方购买的作品获得优秀编剧奖,归乙方所有,其他奖项与乙方无关;甲乙双方系合作关系,甲方无对乙方上五险一金的义务;剧本署名原作者为第一编剧;题材是唯一性的不存在中途加编剧或者换编剧的情况;在合同有效期内,乙方的全部完成作品获甲方认可后全权授权东方同庆公司;根据制作要求,在原剧本基础上,经双方讨论所加内容与原作者无条件加入;电影制作完成后,所有版权与利益与原作者无任何关系;如乙方要求以作品做为影片投资没有剧本报酬,双方协商投资分配方案另见投资协议;其他情况经双方协商一致同意后签署附加协议。双方仅签署过这一份协议。  刘玉才名片显示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金盾影视中心第五工作室主任,邮箱为29××××××××@qq.com。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以下简称广电总局)网站上有备案立项号为影剧备字[2015]第2112号、片名为《惊魂48》的备案信息,显示备案单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金盾出版社、编剧为刘玉才、备案结果为同意拍摄、梗概内容为“一个叫管浩的孩子,被人贩子拐走,在管浩与人贩子斗智斗勇的48天里,发生的一系列波折,揭示了当代社会,儿童被拐的深层次原因。管浩的一声‘爸爸’,唤醒了人贩子内心深处人性的回归,一切都源于大爱的亲情”。  百度百科查询打印件显示:电影《惊魂48》是一部打拐防拐的少儿公益故事片,由国家公安部、广电总局电影局特别审批;制片人李学政、出品公司为解放军总后勤部金盾影视中心、上海光大利合贸易公司。  电影《惊魂48》海报显示:公安部特批儿童打拐题材院线电影,总制片人李学政,编剧李学政、郭桐,总导演郭桐,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金盾影视中心、上海光大利合影视公司联合出品,山东单县县委县政府、北京福元福投资公司联合摄制。杨春艳认为海报无法证实剧本内容。  本院组织双方对杨春艳邮箱中部分内容进行了现场勘验。杨春艳在2015年8月15日下午4:11、2015年8月14日下午4:12分别给刘玉才邮箱发送的邮件中,分别有名称为“《惊魂48》剧情梗概(百字)-杨春艳”、“《逃生密码》剧情梗概(百字)-杨春艳”的附件,两个梗概内容完全一致。  杨春艳在2015年8月15日下午4:11给刘玉才邮箱发送标题为“《惊魂48》大纲(965字)-杨春艳”的邮件,显示有两个附件,附件内容与杨春艳提交的稿件打印件第166-168页内容一致,但邮件附件中署名“编剧:刘玉才杨春艳”,稿件打印件第166页上署名“编剧:杨春艳”。杨春艳在2015年8月16日下午4:37、2015年8月14日下午4:12分别给刘玉才邮箱发送的邮件中的部分附件“《惊魂48》大纲(965字)-杨春艳”、“电影《逃生密码》剧本3稿(812版)-杨春艳”,在2015年8月15日下午3:50、2015年8月15日下午2:45给刘玉才邮箱发送的邮件附件的署名部分也存在前述同样的情况。附件杨春艳解释称,其作为新编剧,只写其名字不容易通过广电总局的备案,刘玉才说如果添加刘玉才的名字,用刘玉才在金盾影视中心的身份能更容易通过备案,故附件中的署名有刘玉才的名字,在提交本案证据时把刘玉才名字删了,因为剧本是杨春艳创作的。东方同庆公司对此不予认可。  杨春艳在2015年8月16日下午4:37给刘玉才邮箱中发送的邮件附件“《惊魂48》大纲(1951字)-杨春艳(补)”亦署名“编剧:刘玉才杨春艳”,与杨春艳提交的相应稿件打印件一致。  所有杨春艳给刘玉才的邮件中,邮件名、附件名中出现的名字只有杨春艳;除前述发送时间在2015年8月14日至16日之间的部分邮件附件内容中署名“编剧:刘玉才杨春艳”之外,其余附件内容中署名均为“编剧:杨春艳”或未署名;尤其是在勘验过程中看到的发生时间最早的邮件,即2015年7月7日凌晨1:11的邮件,附件内容署名“编剧:杨春艳”;杨春艳在2015年8月16日下午4:37给刘玉才发送的邮件中共四个附件,两个附件内容中署名“编剧:杨春艳”,两个附件内容中署名“编剧:刘玉才杨春艳”;杨春艳在2015年8月14日下午4:12给刘玉才发送的邮件中共三个附件,两个附件内容中署名“编剧:杨春艳”,一个附件内容中署名“编剧:刘玉才杨春艳”。  本院认为,涉案协议约定了杨春艳创作的剧本在东方同庆公司认可、双方协商一致的情况下,东方同庆公司将进行一次性收购。虽然没有明确约定委托创作的作品名称、题材及具体要求,但其本质仍为东方同庆公司委托杨春艳进行剧本创作,故涉案协议可以认定为委托创作合同。本案中,杨春艳要求解除涉案协议,东方同庆公司对此表示同意,且并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杨春艳主张其是涉案三个版本剧本的著作权人,并提交了剧本稿件及大纲、梗概、人物小传等打印件,且经现场勘验,杨春艳向刘玉才邮箱发送了这些打印件。根据杨春艳与刘玉才双方所有邮件往来内容中涉及的署名情况,可以看出,所有邮件主题和附件名中均未显示刘玉才姓名,绝大部分邮件附件内容中亦无刘玉才署名,仅有少数几个邮件附件内容中署名为“编剧:刘玉才杨春艳”。东方同庆公司未解释涉案稿件打印件如此署名的原因,也未对杨春艳解释只有几个邮件中署名“编剧:刘玉才杨春艳”的原因提出反驳的证据。东方同庆公司称《逃跑计划》、《逃生密码》两个剧本与其无关,《惊魂48》系刘玉才创意,交由杨春艳整理,并非杨春艳独创。但东方同庆公司在本案中未提交任何有关剧本内容的证据,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其曾创作《惊魂48》并交由杨春艳整理。综合以上情况,本院认定杨春艳系三个涉案剧本的著作权人。  关于杨春艳主张东方同庆公司构成违约,本院具体分析如下:涉案协议中虽未约定报酬,但报酬部分约定不明可以协议补充,或者根据交易习惯确定,仍不能确定的,也可以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进行履行,未约定报酬并不影响双方履行涉案协议,且涉案协议为双方合意的结果,故涉案协议未约定报酬并非东方同庆公司的违约行为;涉案协议写明只有在东方同庆公司认同、双方协商一致的情况下才会对杨春艳的作品进行收购,虽然杨春艳给刘玉才邮箱发送过剧本,但并未获得东方同庆公司的认可,也不存在支付费用的前提,故东方同庆公司收到稿件后拒绝签订补充协议、以剧本没有通过为由拒绝支付任何费用并不违反双方在涉案协议中的约定;涉案协议约定了杨春艳的剧本在获得东方同庆公司认可后授权东方同庆公司,未约定剧本不通过的情况下东方同庆公司需要出具书面通知,故在杨春艳的剧本未获得东方同庆公司认可的情况下,杨春艳创作的剧本的全部著作权仍归其所有,东方同庆公司拒绝出具剧本没有通过的书面通知的行为并不违反涉案协议的约定;现东方同庆公司已经同意解除涉案协议,故杨春艳主张东方同庆公司拒绝签订解除合同协议构成违约的理由不能成立;杨春艳提供的现有证据不能证明东方同庆公司有纵容授意他人长期威胁杨春艳的行为,即使有该行为,也并不属于东方同庆公司的违约行为;杨春艳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东方同庆公司拒收律师函,即使东方同庆公司拒收律师函,也并不违反涉案协议约定;广电总局的备案信息显示电影剧本《惊魂48》的备案单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金盾出版社,编剧为刘玉才,虽然东方同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亦为刘玉才,但备案单位并非东方同庆公司,且杨春艳提供的现有证据不能证明经备案的电影剧本《惊魂48》就是其创作的剧本,故广电总局的备案信息不能证明东方同庆公司使用了杨春艳的剧本;电影《惊魂48》的海报显示编剧为李学政、郭桐,与原被告双方均无关联,但海报不能证明剧本内容,杨春艳亦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正在拍摄的电影《惊魂48》使用了其剧本,故杨春艳主张东方同庆公司将其剧本修改后通过广电总局备案并转让第三方投拍构成违约的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杨春艳主张解除涉案协议,本院予以支持,但杨春艳主张东方同庆公司构成违约的理由都不成立,且杨春艳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冯德岩、刘玉才同意支付其三万元,也不能证明三万元费用应由东方同庆公司支付,故杨春艳要求东方同庆公司赔偿其经济损失三万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第(二)项、第九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判决如下:  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解除原告杨春艳与被告北京东方同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于2015年7月2日签订的《公司签约编剧协议》;  二、驳回原告杨春艳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50元,由原告杨春艳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审 判 长  万迪  代理审判员  闫金  代理审判员  王霖  二〇一六年九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杜靓

[选稿]: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