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派 >
【浏览字号:
AI时代微软谷歌云服务焕发生机,亚马逊地位难保
http://www.0771nanningfp.com 2016-02-18 10:52 [来源]:未知
云服务

最近,随着谷歌机器学习云服务的正式推出,以及微软Azure的推广,很多企业IT预算管理者都在讨论云业务的竞争,以往作为大多数人首选的亚马逊云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AWS)正在面临着挑战。虽然对于消费者而言,很多人并不关心在云服务提供商的竞争中哪一家会胜出,但所有人都已倾向于认为AWS正在失去其领先的位置。

上周三,谷歌在Google Cloud NEXT'17大会上发布了自己的机器学习云平台,作为谷歌云人工智能首席科学家的李飞飞表示:Cloud ML Engine是一个能够利用谷歌所有计算资源的平台。谷歌云计算负责人Diane Greene则披露了公司最近获得的一批大客户,其中包括高露洁、汇丰和eBay。

也许在2006年,在亚马逊刚刚开始将云服务带入公众视野的时候,没有人会相信事情会这么快出现变化。但今天的AWS高管必须接受这样一个现实:虽然亚马逊仍然占据着市场份额,但微软和谷歌和他们的距离已经很近了。

亚马逊的云服务已经成为大量科技公司的业务基础。2月28日,美国西部时间09:44,AWS us-east-1 S3服务器当机,导致美国主要网站、互联网服务突然大面积瘫痪。苹果的部分网页、美国证监会官网出现了图片缺失,Netflix、Airbnb、Slack、Spotify等公司的服务受到了明显影响,此事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

亚马逊在云服务领域的地位很快就会被改变,原因如下:

一、云服务的应用还处在开始阶段

尽管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大公司将服务部署在云端的成功案例,事实上目前这一行业还处在初始阶段,大部分公司的业务和云还没有什么关系。根据麦肯锡去年底的一项调查,过半数的公司只有不到5%的x86业务是在云环境上开展的(包括私有云和通用云服务)。所有公司的平均云服务采用率仅为19%。

随着各家公司的首席信息官开始拥抱越来越重要的云服务,将原有系统移植到云端将成为趋势——他们与直接在AWS上起步的新一代开发者不尽相同,大公司的决策者们或许会倾向于发展迅猛的微软Azure。对于昂贵的AWS而言,谷歌云平台或许也是个技术上更好的选择。

同时不要忘了,所有公司高管都知道微软,正在使用着微软的服务,这意味着与微软再签订一项新合同看起来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高盛最近发布了2017年全球公司IT支出调查,其中有几个非常具有预见性的观点,受访的公司高管们具有以下几点共识:

1、公司在公共云上的支出将是今年企业预算增长的重要方面。

2、微软是目前最具战略性的服务提供商,而且这一看法在未来三年内不会有变化。

3、亚马逊将会在三年后跃升到最具战略性服务提供商的第二名,目前仅排在第六。

4、谷歌会在三年后成为公司高管眼中的第四大战略性服务提供商,紧随甲骨文公司之后(谷歌目前还没有进入前十)。

二、容器带来的均衡

像Docker这样的容器格式和Kubernetes之类的容器管理平台正越来越受到人们的欢迎,这不仅仅是因为人们喜欢微服务,出于很多原因,公司的首席信息官和工程高管都乐于接受微服务,他们也会把容器视为他们的混合云战略的关键组成部分。

这是因为容器空间(Docker、Kubernetes和DC/OS等)的核心技术、生态系统是全面开源的,这为用户提供了抽象的虚拟化工具。容器的这一特性使得公司业务可以在任何云平台上开展,即使对于用户体验而言,任何供应商的云平台都没有多大区别。

当你在高层构建应用程序时,你可能需要链接到开源数据库,应用各种开源技术。此时,云提供商的服务范围与性能,成本,安全性以及其他低级别问题在思考优先级中排在最后。新一代业务的整个应用程序栈都是开源或便于移植的——甚至两者兼具,这意味着在不同云平台上开展业务已经比以往更加容易。

值得一提的是:Kubernetes目前非常流行,谷歌(Kubernetes的开发者)和微软的云服务目前都支持它的托管,而AWS不能。

三、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市场份额,仍然见者有份

亚马逊当然算是云计算领域的先锋,但它仍然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领域里的新人。在过去几年里,微软和谷歌已经在这些领域(无论是研发还是部署大规模数据和人工智能环境)树立起强大的商业声誉,Azure以及GCP上的一批业务也是其他竞争者必须严肃对待的。

谷歌也有着很好的开源声誉,特别是诸如TensorFlow以及Apache Beam这样的项目已经出色地围绕基础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打造出产品用户群。特别是在争夺人工智能工作量的战役中,这会是非常重要的武器。目前,亚马逊宣称利用Echo/Alexa占领了消费者人工智能平台,公司也正聪明地利用这一平台的炫酷API吸引更多的研发人员。

当然,对那些选择在云架构上运行第三方大数据以及(或者)人工智能软件的公司来说,这一点兹事体大。正如使用任何非直接源自云服务商的产品,对云的选择都要考虑几个因素,比如成本,性能,技术支持,安全甚至谁有最坚实的渠道合作方。

“如果我们能帮助企业用户在Azure或者亚马逊上部署他们的业务,高层次产品的重叠并不意味着对于我们来说云服务提供商不是足够好的合作伙伴,抑或我们不是好的合作者,”Cloudera首席战略官Mike Olson在最近的ArchiTECHt Show的podcast中解释道,“我们仍然在云平台上进行数据的存储、计算,同时还使用大量其他的业务,这些业务正在为每个人带来利润。”

四、新一代科技公司的冲击

当论及接下来几年中,谁会赢得创业公司这块蛋糕时,Snap几十亿美元的云协议(包括与谷歌云的20亿美元协议以及与亚马逊的10亿美元协议)可能预示着处在守势一方的变化。我们会迎来一个全新的在线创业公司时代,新一代创业公司或许对构建属于自己的数据中心这种事毫无兴趣,也不会与亚马逊云服务有什么技术上的牵扯。

下一个Netflix,Facebook,Twitter或Snap将会进入一个全新基础设施时代的世界——云服务将会和水、电、燃气一样成为生活的必需品。在过去十年中,亚马逊承载并促进着许多创业公司的业务,但是,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这么想并不疯狂:许多(如果不是绝大多数)下一代创业公司会希望将工作放到云端,而他们可能会发现谷歌云是最有吸引力的选择。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聪明的投资者仍然会赌AWS会是最大的云服务提供商,无论以哪种标准衡量。但除非情势急转直下对微软和谷歌不利,否则我们不会读到类似这样的头条新闻“Gartner:亚马逊云业务是其后14个竞争对手总合的10倍还多”,因为近十年来,亚马逊第一次面临着真正的竞争。

[选稿]:admin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