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互联网 >
【浏览字号:
[转载]钱宝网控制人投案后南京多家“互联网理财平台”跑路
http://www.0771nanningfp.com 2016-02-18 10:52 [来源]:未知

(原标题:钱宝网控制人张小雷投案后 南京多家“互联网理财平台”跑路)  2018年01月16日消息,近日钱宝网控制人张小雷投案自首后,南京多家互联网理财平台原文,如小生优服、蛙宝网、丽州、国宾理财等相继引发挤兑,操盘者跑路消失不见,办公地点人去楼空,投资者围堵聚集出事平台,部分平台已被警方查封。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先后探访小生优服、蛙宝网、丽州等理财平台公司,发现均已人去楼空。《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发现,非法互联网理财平台公司大多藏身于高档写字楼内,以老人为主要目标,采取哄骗方式欺诈投资者资金。  为何近年来非法互联网理财平台跑路事件屡现报端?这些非法互联网理财平台该由谁监管?监管的过程中又存在哪些困难?  实地探访跑路平台:小生优服、蛙宝网、丽州理财  小生优服的宣传广告称,“小生优服作为一家互联网新型生活服务平台银行 贷款-利 率网,生态服务圈涉及生活服务、广告分享、线上虚拟公司游戏化运营、线下小店、公益慈善等。”  据知情人介绍原文,小生优服是“小生活、优服务”简称,2017年9月12日才上线,实际运营时间不到4个月,与钱宝网模式类似,用户按照投资资金比例签到或者做任务获得相应奖励,分享佣金。  据上述知情人透露,小生优服为钱宝网前高管J某操作出来的平台,不过《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并未找到J某的信息。小生优服的运营主体为南京明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公司法人代表为邱国军,成立于2017年8月3日,其批准经营范围为网络科技的开发,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国内各类广告,增值电信业务等银行 利 率,并未涉及互联网理财。  1月8日,记者在知情人带领下来到位于南京南站的绿地之窗B2幢1508室yin—hang—123—net,这里是“小生优服”的实际运营地点。一楼大厅服务台旁一块醒目公告栏上标明,“小生优服公司投资用户报案请至南京市公安局公交治安分局刑警大队”。  小生优服大门紧锁,玻璃门上被警方贴上公告,称:“小生优服公司因为涉嫌被南京警方受案审查,任何人员不得擅自进入本房间,违者公安机关将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进行处罚。”  从玻璃门向里望去,一些房间内桌椅横七竖八摆放,杂乱不堪。其中,一扇房门上还悬挂着红色圣诞老人帽,似乎在去年圣诞节仍有人办公。  蛙宝网则位于南京建邺区江东中路303号的奥体名座E座9楼,其运营主体为江苏维纳达软件技术有限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蛙宝网交易规模达到200亿元。  据蛙宝网投资人介绍,该平台首页3个任务虽然期限均为30天,但任务收益分别是17纳币、170纳币、1700纳币,对应需缴纳押金1000纳币、1万纳币、10万纳币,1纳币等值于1元。除了做任务获得收益,每天签到获得的收益更多。根据蛙宝网的规则,总资产3万纳币,签到获得奖励基数为0.0433%,总资产金额越多,获得的奖励基数越大。如果总资产为120万纳币,获得奖励基数为0.124%。  该投资者称银行~信~息~港,若投入1万元做任务,再算上签到收益,综合年化收益率高达38.88%。  1月8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探访时,4位穿着特警制服的人员正守护在大门两侧。蛙宝网的玻璃门上被贴着封条,有“南京市公安局建邺分局封”字样。  守护警员确认,该地为蛙宝网办公地址,已于1月6日被警方查封,受损投资者可以到附近派出所报案登记。  1月9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根据知情人士指点,走访了位于河西万达B座2409的互联网理财平台丽州的办公地,该地址也是南京永康商会办公室。据悉,丽州平台的运营主体是南京丽州商贸有限公司,主要产品有丽州财富宝和线下众筹投资,其中有个项目投入5万每天即可收入400元。  目前,丽州平台出现动荡,投资者称其实际操盘者已跑路,但办公室并没有被警方查封。《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现场发现,虽已到晚上6点多,仍有近20位投资者聚集在其中一个办公室内,商讨怎么自救或者善后事宜。  小生优服在南京南站绿地之窗B2幢15楼一间办公室门上还悬挂着圣诞老人帽。《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刘照普 摄  非法互联网理财平台已成南京“一大公害”  南京金融系统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非法互联网理财平台在南京野蛮生长、搅乱南京金融市场,已成“一大公害”。在钱宝网出事以前的数年时间,南京各类非法互联网理财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他们大多打着P2P公司旗号非法招揽业务,却没有任何资质和牌照。“一般情况下本文来自:银行信息港,非法互联网理财平台办公室设立在装饰高档的写字楼内,再招些腿勤嘴甜的小伙子小姑娘作为业务员,印一堆宣传海报就可以出去欺诈投资者投钱理财。平台跑路后,有的家庭因此倾家荡产。”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走访得知,不少非法互联网理财平台打着投资管理或者金融公司旗号招揽业务,出事后给写字楼也造成不小的困扰。南京新街口一高档写字楼物业人员告诉记者银行信息港:,这些理财公司付租金很大方,工作人员穿戴干净整齐,但确实有不少骗子公司混迹其中,经营几个月或者一两年后跑路走人yinhang123net!,“租房者来租房,我们也不能不租。但这些骗子公司跑路后经常有投资者聚集,把我们搞得筋疲力尽。现在这类公司租房,我们都会严格审核。”  某非法互联网理财公司员工赵振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这类看似光鲜亮丽的公司网站,业务开展时多采取哄骗方式银&行&利&率,以老人为主要目标。“因为老人分辨甄别能力差,但兜里有闲钱。而且银#行#贷#款,老人大多惜财节俭,公司便准备很多大米、油面、水果等当礼物,注册会员即可领取。老人们拿到东西后,再以高额收益诱惑他们投资,轻轻松松就可以让他们掏钱。”  一旦这些理财公司跑路,投资者大多会血本无归。《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以前采访中碰到过多起类似案件。  家住南京鼓楼区的罗凤,将数十万元养老金投入位于紫峰大厦28层的南京凯鹏财富,前3年均如期拿到本金和利息,罗凤感觉挺靠谱,便将这个“发财渠道”推荐给亲朋好友。2016年9月,南京凯鹏财富跑路,看到一片狼藉的现场,不少投资者直接瘫坐在地。  同样在2016年9月,南京新街口一家名为易乾财富的理财公司也跑路消失,公司人去楼空,对外公布电话显示忙音。知情人士透露,其幕后操盘老板早已携款潜逃美国,大批投资者听闻后顶着烈日围聚在易乾财富公司楼下守候,但无济于事。  在更早的2014年7月左右,在近一个月时间内,南京4家互联网理财公司网金宝、科迅网、融信宝、创鑫贷相继跑路、失联。  蛙宝网在南京河西奥体名座E座9楼的办公室被警方查封后,日夜有特警在门前看守。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刘照普 摄  跑路公司多为轻资产运营,可追回款项比例极低  一位金融业内人士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称,一般情况下,互联网理财机构或者P2P平台倒闭银&行&利&率,负责人跑路,通常涉及非法集资类犯罪,属于公诉案件。跑路大多是因资金链断裂,或挤兑提款情况严重,这些公司的剩余财产非常有限。加之目前互联网理财公司多是轻资产运营,投资者即使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可以处置资产也不多,能追回的款项比例非常低。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认为,此类互联网理财平台大多没有相关资质和牌照,用户通过做任务赚钱,但实际上并非多劳多得,而是与投入的总资产成正比。“一旦佣金收入与总资产成正比,就带有‘赚取资本收益’的意味银行 贷 款 利 率网,‘做任务、赚佣金’更像个幌子,募集资金的业务本质加上超高的收益率网站,都指向‘庞氏骗局’模式。”  江苏省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陆岷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P2P有特定含义,跑掉的基本上属于线下门店类的理财公司,不属于P2P公司,我们协会会员单位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家跑路的。2018年,我们将在地方金融监管部门领导下银!行!信!息!港!,进一步加强对投资人教育力度,引导协会会员单位规范经营,加强行业自律。”

[选稿]: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