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人才 >
【浏览字号:
天津市静海法院,期望公平公正审判!
http://www.0771nanningfp.com 2016-02-18 10:52 [来源]:未知

尊敬的各位领导你好:我是天津市滨海新区大港中塘镇人我叫郭金顺(120109195004063010)、王宝山津南区北闸口镇人(120112195802093335),因我们两个与姚金泽天津市静海区中旺镇垛庄村人(120223196806055175)合伙在天津市静海区经营3座加油站,遭到合伙人姚金泽的侵占3个加油站合伙股权,受到静海法院诱导分开3个加油站起诉加油站合伙股权,先一个一个起诉,导致9年诉讼,证据充分不予采纳。加油站合伙股权没有保障。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我们合伙人郭金顺、王宝山、姚金泽经过协商与2004年10月20日购买天炼加油站。当天全款128万付清并接收天炼站。付款人王宝山、郭宝成(郭金顺)、付现金叁拾捌万元整,支票贰拾万元,中介费12万元,合计付款柒拾万元。田寿山个人付款70万元整。付款时姚金泽在场,因为姚金泽拿不出钱,当时有田寿山出资70万,说好了合伙经营加油站,按出资比例分配加油站股份,田寿山认50%股份;郭金顺、王宝山、姚金泽三人共认50%;当时郭金顺、王宝山共同出资不出面,有姚金泽出面管理,所以比例分配定为郭金顺16.6%、王宝山16.6%、姚金泽16.6%。现存有张宝生收款条和郭金顺、王宝山、姚金泽三人合作协议。投资项目天炼站,地址在团泊新城。王宝山、郭金顺推介由姚金泽代表三人股份50%,与田寿山在2004年11月30日签订各占50%协议书。运营当中,天炼加油站在2008年5月因规划修路,将天炼加油站拆除退线,静海交通补偿天炼站:5746464万元,2008年9月16日天炼加油站正式立帐,田寿山管票据(法院有账目来源去向),姚金泽管钱。天炼站2008年5月拆除补偿退线,新建天炼加油站与壳牌公司谈合作,在2008年11月20日天炼站和壳牌公司签订转让合同。2009年按壳牌公司要求对天炼站进行兴建,合同金额2080万元,付款方式约定分6次,2008年12月2号付定金100万元,2008年12月25日土地证变更付500万元。2009年8月3日房产证办理完毕付480万元,2009年10月13日经营性证500万元。2010年1月18日竣工验收付400万元,2010年7月28日,质保金100万,直接打入姚金泽账户,电汇;其它都是支票。审计报告里都有,合计2080万元。所有支票打入姚金泽农业银行个人账户,壳牌公司都有付款记录。在2011年9月份,合伙人姚金泽给我们提供的账目和公路局拆迁补偿协议,我们经过核实发现是合伙人姚金泽伪造的假账目和补偿协议。隐瞒赔偿款400万,加油站转让费900万,合计非法侵占1300万元合伙资金。我们多次找合伙人姚金泽,合伙人姚金泽就推辞不见,就到天津市一中院起诉合伙人姚金泽非法侵占。天津市一中院立案庭领导说,你们的管辖权在静海,让我们回静海立案。我们到静海法院立案庭850万立案三个加油站(天炼加油站、华通加油站、安顺加油站),起诉起诉合伙人姚金泽非法侵占(天炼加油站、华通加油站、安顺加油站)的股东利益。静海法院立案庭工作人员让我们分开起诉合伙人姚金泽非法侵占(天炼加油站、华通加油站、安顺加油站)的股东利益。当时就受理了我们分开起诉合伙人姚金泽非法侵占天炼加油站的股东利益。在起诉期间,合伙人姚金泽多次找到我们请求和解(法院有完整的录音证据)。2011年12月13日在张宪奎的调解下王宝山、郭金顺与我们合伙人姚金泽补签了2004年10月20日的合伙协议,确定了投资天炼加油站的合伙关系。(2004年11月30日姚金泽代表王宝山、郭金顺与田寿山签订天炼加油站的合伙协议,其中田寿山占50%;王宝山、郭金顺和姚金泽共占50%。)2011年12月14、15日我们合伙人姚金泽邀田寿山、张宪奎和解天炼、华通、安顺的利润分配并达成共识。多次和解过程都有录音。因姚金泽没有履行和解承诺故继续进行法律程序。天津市静海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1静民初字第4055号)判决,我们合伙人姚金泽执行合伙人郭金顺、王宝山的合法合伙地位,并返还合伙人郭金顺、王宝山的股东红利。合伙人姚金泽上诉到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2一中民三终字第306号)依法驳回合伙人姚金泽的诉讼请求,维持原判。但是合伙人姚金泽拒不执行。无奈我们股东又起诉到天津市静海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3静民初字第1139号)判决我们胜诉,合伙人姚金泽还是不服上诉到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过两次审理,在第三次审理时,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一中民三终字第28号)以合伙人姚金泽提供新证据为由发回重审。天津市静海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4静民初字第21号)判决合伙人姚金泽提供的与其他人(张桂强、王建坤)合作的新证据而胜诉。合伙人郭金顺、王宝山提出司法签订真伪性,天津市静海人民法院指定在天津市天鼎物证司法鉴定所依法鉴定为合伙人姚金泽提供的与其他人(张桂强、王建坤)合作的新证据为假证据(2015年12月4日静海法院开庭,自称是厅长、审委会成员的领导很是偏见,合伙人姚金泽方说话意义记录在案,我方律师只要发言就阻止、压制。假证据也能打赢官司?是人情大还是法律大?)。期间合伙人郭金顺、王宝山向法院提供录音(合伙人姚金泽在法院对事实录音签字承认)、鉴定结果、人证、物证。不服判决上诉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误导了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天炼加油站的建设资金2008年-2009年投资5768880元款项竟然用到2011年3月的协议建设安顺加油站建站当中去了,金额大约660万元)实际660万元不存在,我们提供的加油站账本明细给本没有这笔支出。在2009年6-7月合伙人田寿山认识曹欣强。就协商购买安顺加油站达成意项,经双方口头协商转让费1300万元。购买安顺加油站投资时间在2009年10月7日用天炼加油站的收益款付给的曹欣强400万元(有收据为证)并接收了加油站。第二次安顺加油站付款时间还是用天炼加油站在2010年7月28日付给曹欣强400万元(有收据为证)。在付给曹欣强第三笔安顺加油站尾款时,曹欣强不要了,我入股500万元。经过郭金顺、王宝山、姚金泽协商,与田寿山沟通后大家一致同意安顺加油站曹欣强占40%,郭金顺、王宝山、姚金泽、田寿山占60%.其中郭金顺、王宝山、姚金泽占30%.郭金顺、王宝山、姚金泽各占10%.(录音、证人、账目)为证。后经双方协商,对安顺加油站进行了转让。在2009年6月,华通加油站老板刘洪卫向天炼加油站借款150万元,期限3个月归还。在2009年9月8日,华通加油站老板刘洪卫没有钱偿还,将静海县华通加油站经双方协商转让给天炼加油站,转让费390万元。在2009年9月3日在付购买华通加油站刘洪卫100万元,合计250万元。天炼加油站接收华通加油站后整修支出47万元,合计投资297万元,还有140万元未付刘洪卫(因合同约定,等事情办完后再付清尾款140万元)。现在存有刘洪卫的收款条和刘洪卫的协议书。现在华通加油站所有资产租赁给中国石油在经营,租期20年,2031年1月27日到期,至今还在执行2004年11月30日签订合伙协议,没有任何替代协议,现有租给中石油的合同。天炼加油站现在帐上还有639万元现金(人民币大写:陆佰叁拾玖万元整)没有清算。2017年合伙人郭金顺、王宝山抗诉到天津市检察院一分院。试问天津一中院的判决和静海法院的判决文字有所变动,可是判决同一样本,给本就不让我们说话,更不采纳我方律师提交的系列证据。天津一中院领导们对我们的冤案视而不见吗?天津静海法官怎么就对我们提供的合作协议、原始录音、证人证词、司法鉴定不问不闻为哪般?我们深信在习主席的领导下,北京各级有正义的领导会明察秋毫,天津市各级政府领导会黑白分明,重视我们的请求的,期望案件公平公正审判,平一家之理,圆百家之心。以上情况真实,如不真实,愿付法律责任。反应人 :王宝山 郭金顺2018年 6 月 4 日

[选稿]: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