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周刊 >
【浏览字号:
上药集团原总裁索贿行贿人:一人一半
http://www.0771nanningfp.com 2016-02-18 10:52 [来源]:未知

上海医药

万余元(1485万元未归还),隐瞒境外存款港币110万余元,一审被法庭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吴建文提起了上诉,2012年3月14日,上海市高级法院二审开庭审理此案。吴建文针对一审判决的受贿内容提出十项辩解,称部分受贿并非自己索要,而是对方主动,并指部分钱款是朋友间“调寸头”(上海方言,即周转)。截至财新发稿,二审尚未宣判。

  国企高管高度集权,监管缺失,诱发腐败几乎为必然。司法过程显示,在上药集团任高管期间,吴建文一人独大,操控公司业务及资金往来,几乎染指公司内所有容易滋生腐败的领域。而医药领域种种“潜规则”,更是吴建文之流贪腐的沃土。

  习惯性索贿

  “很紧张,彻夜不眠”,吴建文“落马”后如此供述他第一次受贿时的心情。

  吴建文出生于1969年,1991年加入上药集团,先后任该集团旗下上海新亚药业有限公司(下称新亚药业)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总经理、董事长,上海新先锋药业有限公司(下称新先锋药业)总经理、董事长,上药集团副总裁,上药集团抗生素事业部总裁。在2008年底升任上药集团总裁时,他只有39岁,当时他还是上药集团重组工作小组成员之一。

  吴建文曾是上海国企高管中的“优秀生”,年轻有为,业务熟练。他毕业于复旦大学化学专业,拥有中欧国际工商学院MBA、复旦大学产业经济学博士学位。出现在刑事法庭的被告席上,吴建文依然表现得思路敏捷,言语严密。

  “因为看到身边的医药商人都发了大财,心里难以平衡,因此决定铤而走险,用权力换取金钱。”吴建文说。

  据其自述,第一笔“不该拿的钱”,来自新亚药业办公楼改建项目。2001年,年仅32岁的吴建文时任新亚药业总经理,在他的“关照”下,做装潢业务的郭建忠拿到了新亚药业大厦改建的项目。事后,郭建忠将20万元现金送到了吴建文的家中。

  在第一次合作的基础上,吴建文和郭建立了深厚的“兄弟感情”,郭后来在吴建文的帮助下获得了上药集团旗下其他项目。此后,郭先后四次、总计向吴建文行贿184.6万元,包括一辆价值51.8万元的丰田越野车。

  突破了开初的紧张之后,尝到甜头的吴建文,开始了一系列受贿行为,形式五花八门,包括代买停车位、支付房款、借款不还、帮忙装修、购车代步、过节礼金等。

  到了后期,吴建文越来越敢开口索贿。据行贿人之一杨杰回忆,吴建文曾向其明确表示“做生意要灵活点,要懂得做人,钱不能一个人赚”。

  行贿人吴旭晖则详细回忆了吴建文提出的要求和他设法满足的过程“周末到郊区打高尔夫不方便,需要一辆越野车”,吴旭晖就将一辆价值75.6万元的沃尔沃越野车钥匙交到了吴建文的手中;“我想买那套最低价168万元的别墅,还能不能再优惠点?”70万元搞定,吴旭晖支付了剩余的近100万元;“外甥要留学,需要一笔赞助,20万元差不多”,20万元很快打入吴建文指定的银行卡

  吴建文投桃报李的是,新亚药业租用了房地产商吴旭晖旗下的长宁大厦,使其赚得数千万元。

  吴建文的习惯性索贿,到2009年他已明知有部门对其开展调查时,仍未有收敛,还向他人索贿60万元。

  据检方调查,2000年至2010年期间,吴建文共计12项受贿,35笔贿款,涉案金额高达1187万余元。受贿事项中,有三分之二是吴建文后来自己承认的。吴建文的房产,遍布北京、上海、南京等地。

  二审开庭时的吴建文,穿着蓝色马甲,看起来精神状态不错,一走上被告席,就转头瞄向寥寥数人的旁听席。

  没有任何一位吴建文的亲属参加二审旁听。半个月前,他的前妻刘晓卉因为共同受贿被诉,出庭受审。而吴建文的父亲、外甥、现任妻子,均不同程度地受到吴建文腐败案的牵连。

  庭审中,吴建文矢口否认了一审认定的部分受贿事实,认为那只不过是兄弟之间“调头寸”,包括两辆受贿轿车,也只是“借来开开”。

  医药圈子

[选稿]: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