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良,家住北京市石景山区铸造村一区,二" />
当前位置: 主页 > 异动 >
【浏览字号:
[转载]北京街道主任李某涉黑违法强拆被信访——有关北京石景山区金顶街铸
http://www.0771nanningfp.com 2016-02-18 10:52 [来源]:未知
央视《新闻1+1》曾报道了长春市十一起暴力拆迁事件,央视怒批:暴力拆迁,必须铲除!可见其性质之恶劣,影响之巨大。没有想到,央视怒批言犹在耳,而北京马国良家又发生了类似的事件!

——有关北京石景山区金顶街铸" />

马国良,家住北京市石景山区铸造村一区,二子一女各自成家,祖孙三代同聚一堂,生活还算安稳平静。去年,有人到他们家院子里打了三个木桩,说是这片土地确权了,一边划给首钢公司,一边划给了西山园林。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平静的生活由此埋下了隐患,自己居住了五代的祖居会以“违建”的名义被强拆,导致自己一家人流离失所,无处安身。

说起被强拆的那惊心动魄的一幕,马国良一家人至今还心有余悸。

——有关北京石景山区金顶街铸" />

一、街道处干部雇佣黑社会进行暴力强拆

凶神恶煞,这是一伙什么人?

2017年8月28日早上,马国良一家人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准备开始一天平静的生活。可是到了八点钟,这种平静突然被外面喧嚣打破。怎么回事?他们也是一头雾水。

——有关北京石景山区金顶街铸" />

金顶街街道办事处主任李宁、街道干部付晓军伙同铸造村居委会书记吴晓娟,带领一伙人气势汹汹冲来。这伙人,大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身穿特勤保安和特种部队制服,佩戴国旗袖章,并且身上纹着大青龙纹身。他们分乘几辆悬挂号牌为57464110、车顶装有警用顶灯、蓝白相间的巡逻警车,手持盾牌身穿防弹衣头顶钢盔等警用装备。

——有关北京石景山区金顶街铸" />

他们一到,马上围堵了通往马国良家大门的唯一出入口,禁止所有人员出入。

他们既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拒不表明身份,更没有携带任何法律文书,更没有警察城管的相随,二话不说,一来就吵嚷着拆马国良家的房子。

无视人命,还有人性吗?

马国良小儿子马连波解手回来,被堵在院门外。他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刚刚做过开胸手术,需要按时吃药,几经交涉,僵持近一个小时,这伙人仍然拒不让马国良小儿子进家吃药。儿子的命危在旦夕,马国良家人苦苦哀求,可是他们仍然无动于衷。人命关天,最后,他们灭绝人性的行为引起围观群众的愤怒,纷纷质问:“你们是共产党吗”“简直就是土匪”“黑社会呀!”在一片责问声下,马国良儿子才得以进门吃药休息,险些丧命。

双方僵持到九时许,街道主任李宁和街道干部付晓军恼羞成怒,在他们亲自组织安排下,这伙强盗由骨干人员指挥兵分四路,把马国良和老伴的房间,及小儿子一家居住的房间,从前门后窗统统围住。其中一人手持砍刀猛踹马国良的房间,凶神恶煞一般,要马国良和家人马上滚出来。此时,面对这样的情景,马国良和有病在身的老伴早已吓得瘫软在床上。

事已至此,马国良强打精神,急忙上前询问他们是谁?哪儿的?他们直言不讳说:“老子是街道雇来的,来拆房。”

听到这话,马国良急忙拿出户口本身份证和祖上留下来的地契给他们看,并告诉他们,自己家从民国起就生活在这里,已经五代人了。而他们则强横答道:“这关我们屁事!老子只管拆房。”根本就不听马国良和家人的解释,大声嚷嚷着:“统统滚出来,今天老子让你们一根**毛都留不下。马国良情急之下又拿出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认真做好城镇房屋拆迁工作维护社会稳定的紧急通知》国办发【2003】42号文等相关文件给他们看,他们却看都不看,恶狠狠说到:“那算个**毛,现在老子说了算。”

之后,他们便不由分说,开始疯狂打砸,砸窗破门强行而入,将马国良和年近八旬刚刚做了双膝关节置换手术的老伴,小儿媳和患有心脏病的小儿子以及已怀有七个月身孕的大儿媳强行拖出门外,扔在泥泞的地上控制起来,任意砸毁马国良家财物。可怜马国良一家老弱病残,只好任由他们胡作非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在挖掘机的轰鸣声中,马国良家世世代代生活的家变成了一堆废墟,所有家当和生活用品被掩埋。

看着自己数代的家业毁于一旦,马国良老伴儿几度晕厥,老两口躺在泥泞的地上痛心疾首,老泪纵横。小儿子生命垂危,小儿媳“救救我老公”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响彻山野,身有残疾的大儿子被控制在大门外,隔着两层黑社会人员排成的人墙,与已怀有七月身孕的妻子四目相望而泣不成声。

当120赶到,黑社会人员不让医生上前救治,任由小儿子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直到房子拆完警察赶来,小儿子才得以紧急送医。所有家人的身上布满了被扭打拖拽致伤的伤痕,马国良女儿的衣服被扯破,鞋子不知去向,身心饱受屈辱。

可怜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家已破人要亡,无助无奈的悲愤只想命断当下!可怜的两个儿子一残一病,下有小孙子孙女尚未成年,大儿媳肚子里还有未出世的生命。

谁能相信,被黑社会逼的家已毁人要亡的悲剧,竟然发生在伟大祖国的首都呢?

这些不明身份人员在踹砸门窗之时,马国良家人多次拨打110求救,警察到场后视而不见,对这些人不调查不制止,任凭这些匪徒所为。拆房这些人比传说中旧社会的土匪还要凶残,拆完之后,留下一堆废墟和我绝望哀嚎的家人,他们同街道主任李宁、首钢公司陈春国、居委会书记吴晓娟一起扬长而去。

事件发生之后,马国良一家人还没搞明白,到底是谁强拆了他们的房。明明是金顶街街道办事处的人带的头,可是马家人找街道办事处询问情况时,办事处的人却推脱说是首钢公司的责任,与他们无关。马家人又找到首钢公司信访,而首钢公司则矢口否认,并且出具了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说此事与首钢无关。看到首钢的证明后,金顶街街道也出具答复意见书,否认自己雇人进行了强拆。

但是现场的视频、照片俱在,铁证如山,金顶街街道的李主任又当怎么解释呢?

做为国家干部的李宁无视党纪国法,竟然与这伙黑社会同流合污,雇佣他们做为帮凶,严重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在强拆之时,街道干部付晓军在现场公开对这些黑恶势力人员说:“.....你们伤了找我,我负责!只要不死人就没事,开始拆!”

毛主席说为人民服务,习主席出任党和国家领导人时说的“人民的幸福是我们奋斗的目标!”这句话温暖了全国人民的心!可是在习主席大力加强法制建设的今天居然会出现基层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干部雇佣黑社会欺压百姓,居委会干部沦为黑社会的帮凶,人民警察对黑恶势俯首帖耳,有话不敢言,朗朗乾坤,黑恶横行!难道我们党的基层政府是要靠另一股黑恶势力来管理国家吗?

二、合法祖产:马国良家的房产怎么成了违章建筑?

对于马国良家房产的强拆,金顶街街道办事处主任李宁等人也有自己的理由,他们坚称,马国良家的房子没有房产证,属于违规建筑,马国良家一直拒绝配合政府的拆迁工作,成了一个油盐不进的钉子户,最终才迫不得已出此下策。

实情真是这样吗?

百年房产,请尊重历史

原先一说起自家的房产,马国良满是自豪,祖上有德,置业于此。这是自己家族繁衍生息的见证!马国良家的房产院落是祖上留下的,坐落在北京市石景山区的红光山脚下,属金顶街街道办事处铸造村居委会管辖,户籍由金顶街派出所管辖。马国良的三叔是搞地质勘探的,辗转全国各地,1924年祖上买下了这块地,之后就在这里安了家,生活居住繁衍生息了五代人,这个小院历经民国、战乱、小日本统治、新中国成立一直到现在,已近百年。几经修葺,终成现状。

2017年8月初,新上任的街道办事处主任李宁找到马国良家人谈话,请马国良一家支持支持她的工作,并允诺以后在其儿子吃低保等问题上给于照顾等等以他们没有房产证为由,要按违建无偿无条件拆除房子。听闻此事,对于马国良而言,无异于五雷轰顶,他当即给李宁出示了地契和户口本,并说明祖产情况,并于第二天写了三份房产情况说明,分别送到居委会、街道、城管部门恳请调查了解历史事实。同时,拨打了12345政府热线求助。几天后马国良家人接到热线回复说:“金顶街街道承诺会尊重历史,放心吧!”

热线的回复,可谓尊重历史,合乎理,合乎法。新中国成立后,土改等运动中,没有没收马国良家的房产,已证明新政府承认了他们拥有房产的合法性。至于说为什么没能拿到房产证,那是历史遗留问题,而不是马国良家人的过失。

8月24号下午,街道办事处信访办主任张超亲自到马国良家里说:“街道不拆你家房子了,把你们家交给首钢了,将来首钢怎么拆迁跟街道没有关系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在首钢还没有任何人和马国良家谈及拆迁事项,更没有达成任何安置协议的情况下,就发生了8月28日上午的强拆事件。

没有房产证就是违章建筑吗?

金顶街街道办事处主任李宁等人罔顾历史,口口声声称马国良的祖产没有房产证,为违章建筑,那么我们退一步看,马国良家的房产没有房产证就一定是建章建筑吗?

《物权法》第三十条规定:“因合法建造,拆除房屋等事实行为设立或者消灭物权的,自事实行为成就时发生效力。”这一规定明确规定了建筑物权,确立了只有违反了建筑时的法律依据,才能确定为违章建筑。

我们国家的规划部门1974才开始有,90年代才逐步完善,2008年1月1日《城乡规划法》才开始实施。所以,几十年前建造的房屋要看是否符合当时的法律规定,而不能简单地以现在法律法规的标准来认定是否属于违章建筑。故宫、人民大会堂至今也没有取得房屋产权证,但是显然不能把它们认定为非法建筑。

其次,根据2003年9月19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认真做好城镇房屋拆迁工作维护社会稳定的紧急通知》国办发【2003】42号文规定:对拆迁范围内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手续不全的房屋,应根据现行有关法律法规补办手续。对政策不明确但确属合理要求的,要抓紧制定相应的政策,限期处理解决,一时难以解决的,要耐心细致的做好解释工作,并积极创造条件,争取早日解决。

所以,无证房、证件不齐全的房屋不等于违章建筑,不等于可以无偿拆除。对于由于历史原因存留下来的房屋,法律上有法不溯及以往原则,这是我国法律制度基本原则之一,也可扩充至行政时效原则。《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24条之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做出房屋征收决定前,应当组织有关部门依法对征收范围内未经登记的房屋进行调查、认定和处理。

法律上有如此明确的规定,金顶街街道主任李宁就可以如此蔑视国家法律?滥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利,嘴唇一张一闭之间就将马国良祖宗留下来的房产拆毁成一堆瓦砾。

法若如此,法将不法!

为什么没有房产证?

马国良家没能拿着房产证,这是历史的遗留问题,不做历史的具体的分析,以拆违的名义,对所有没有房产证的人民群众进行一刀切的处理,是不负责的懒政行为。

自从新中国成立后,马国良家院子所坐落的土地上的房屋,一直归马家使用;直到2016年9月份国土局才在全国进行土地房屋确权,马国良以为要给自己确权。没想到的是在马家院子里订了界桩,东北侧归了首钢,西北侧归了西山林场。这距离马家在此生息晚了整整九十二年!

早些年国家困难,鼓励职工自建家园,由单位资助材料同事亲友出力帮忙解决住房问题。所以,铸造村的房屋主要有公房和自建房两大部分,为了便于管理,门牌编号也是分别编排。凡是铸造村一区**号为公房,凡是铸造一区新**号为自建房。马家被归为自建房,门牌编号为铸造村一区新83号。所有自建房都没有相关职能部门核发的房产证,马家和其它“新”字头的82户居民是一样的。他们都没有房产证,只有户口本,以及早些年的购粮证,购煤本,副食本等,近几年铸造村陆续拆迁,对待自建房和公房的政策也是一样的!

如果马国良的房子是违法的,房管部门怎么会给门牌号呢?如果他家的房子是违法的,派出所怎们会给他们家人落户呢?他们全家12口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公民,没有做过违法乱纪的事。如果马国良现在的家是违法的,那他合法的家又在哪里呢?

没有房产证,不是他们不想有,而是没有部门给他们发,这是相关政府部门的责任,其后果怎么能由群众来承担呢?

三、利益驱使:暴力强拆背后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勾当?

无视国家法律,知法犯法,可见,马国良家的房产虽然没有房产证,也是合法房产。马国良一家对其房屋拥有合法权益。即便没有物权登记,即便没有翻建的相应审批,也不过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因此不能以物权登记和审批手续作为认定该合法权益是否应受到法律保护的充分依据。拆迁国家有规定。金顶街街道又不是相关的职能部门,不具备认定是否违建的主体资格,就凭李宁的一句话马家就被判为违章建筑,不尊重历史,不看具体情况,是草率的懒政行为!因此,金顶街街道办事处主任李宁等人指挥下的强拆属于违法行为,也是有目共睹的。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禁止建设单位参与搬迁活动。”

金顶街街道办事处主任李宁等人的手段完全违背了国务院颁发的法规。退一步说,即使房产是有问题的,条例也有规定:“被征收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不提起行政诉讼,在补偿决定规定的期限内又不搬迁的,由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从程序上来说,金顶街街道办事处的举动也是完全违法的。

他们身为国家干部,他们对这些法律法规难道没烂熟于心吗?但是他们为什么知法犯法,顶风作案,为什么要越俎代庖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呢?从他们的行迹来看,不能不让人起疑,这强拆的背后是否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毁灭证据,他们怕什么?

据马国良说,整个蛮横强拆的过程中,他和家人全被非法控制,不许拍照,不许走动,只能眼睁睁看着黑社会匪徒施暴,街道干部坐镇指挥,居委会书记带队阻止围观群众拍照,人民警察袖手旁观、不敢过问。

他们抢走了马国良大儿子的摄像机内存卡,拆毁马家监控器,抢走了马国良女儿的车载记录仪,摔坏了马国良家人的四部手机,企图毁灭证据。幸亏有部分群众偷拍并保留了部分现场视频和照片。否则他们一家人的冤屈将永远沉入黑暗,无凭无据无处诉说!

如果他们行为正当,为什么不敢把自己的行径公布于世,谁是谁非,世间自有公道。他们怕什么呢?

与黑社会狼狈为奸,意欲何为?

据知情人透露,这次打砸马家财物,拆毁马家住房,致伤马家人的恶行就是李宁和她的干爹陈春国一起策划的。

陈春国原是首钢职工,退休后被返聘回首钢地产协调部搞拆迁工作,长期以来勾结一个外号叫“美人(男)”的社会人员,(其真名不详,有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大搞权钱交易。他利用手中的权力把首钢公司的大部分拆迁工程通过“美人”之手转包出去,谋取私利。

“美人”和石景山古城地区的一个黑社会老大外号叫李二(真名不详)关系密切,李二长期以来豢养一帮社会闲散人员专门冒充特勤保安和特勤部队,他们这些人根本就没有上岗证也不可能有上岗证。这次打砸马家的就是李二的六大金刚带队干的。这些人一直以来为陈春国所用。哪里有拆迁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他们采取恐吓、打砸等暴力手段胁迫拆迁户,以达到少给或不给拆迁款的目的,中饱私囊。

由此,我们也可以想象,金顶街街道办事处主任李宁等人为什么会口口声声称马家的房产没有房产证,把合法房产变为违章建筑而肆意强拆了。也可以理解,为什么他们坚决消毁他们强拆打砸的图片视频资料了,正是所谓的做贼心虚吧。

四、不要让害群之马损害中国共产党在人民心中的形象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在习主席大力反腐倡廉建设国家的今天,作为一名党的基层父母官,本该把党的温暖送进千家万户,但是现在呢?

马国良说,李宁等一伙人打着“疏解、治乱,建高端”的旗号,干的是丧尽天良的勾当,目无国法,见机敛财,把自己的种种恶行嫁祸与党和国家,把党的好政策扭曲到了极致,坑害了百姓养肥了自己抹黑了党!严重损害了习主席代表的中国共产党在人民心中的形象!

马国良对共产党,对政府,对金顶街一直怀有深深的感情。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马国良的工作单位多次帮忙修房,现任金顶街房管所长当年都曾多次参与修缮,当时的居委会主任贾汉臣,王洁玉也费心费力。后来马国良家房子被相关部门认定为危房,每年雨季马国良家都是政府操心的地方。尤其是北京“7.21”大暴雨爆发以后,马家更是受到基层党组织的亲切关怀:每逢雨季,为防止山洪爆发和泥石流冲毁房屋,避免造成房倒屋塌人亡的悲剧,原金顶街街道的要西泽主任都要带队亲临马家安排防汛抗洪具体细节,说有党在就一定有你们遮风避雨的地方!遇到大暴雨还会将他们家人疏散,并提供会议室让他们栖身,多年以来党的温暖和关怀一直与他们家人同在!

正是因为如此,马国良说,他想问问李宁主任和首钢公司的陈春国:你们为什么要绕开国家公权力机关和政府的相关职能部门,打着“疏解、治乱、建高端”的旗号光天化日之下私自雇佣黑社会打砸民宅、砸我财物、毁我家园?有何居心呢?天理难容,国法难容!您这样欺上瞒下、违法行政是要将党在老百姓心中的形象塑造成啥样呢?

古人说得好,要想把马群养好,必须去其害群者。对一个国家来说,也是如此,害群之马犹如木之蠹虫,堤之蝼蚁,日久则害必深。

不要让害群之马损害中国共产党在人民心中的形象!

五、结语:一个老人的哀求与决心

最近,马国良的儿子去街道办找李宁讨取说法,没想到她先前的信访材料都落到李宁手中了。李宁拿着材料猖狂威胁她说:“你把金顶街街道办写得这么好,你有能耐继续回去写啊,你有能耐你去找联合国啊……”那种无法无天的嚣张气焰让马国良的儿子无言以对,马国良的儿子明白,自己家的房产想通过李宁来解决已是不可能的了……

谁来主持这个公道呢?

在十九大召开的前夕,让年近八旬的老人痛失家园,让他两个病残的儿子绝望到只想赴死!让他年幼孙子孙女的心灵蒙上了家被毁人被辱的阴影!

马国良说,他们也不奢望什么,只是希望有关部门按中纪委、高检的有关规定,依法查处以李宁为首的黑恶势力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的违法行为,要求依纪以规追究李宁行政乱作为的责任,恢复自家的房产,归还被掩埋的所有财物,赔偿家人的医药费及一切损失。

盼望此事得到妥善解决,盼望各级党委政府和新闻媒体高度重视和关注!

——有关北京石景山区金顶街铸" />

[选稿]: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