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小灶 >
【浏览字号:
桑植官员被指抢夺村办煤矿 三级领导批示严查成空
http://www.0771nanningfp.com 2016-02-18 10:52 [来源]:未知

核心提示:张家界市桑植县上河溪乡上河溪村116名村民反映称,该村村办集体企业梭罗溪煤矿被当地政府官员非法霸占,村民合法权益受到严重侵害,村民先后多次到国家、省、市、县等部门上访,直至受到国家领导人、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周强和张家界市委书记胡伯俊三级领导批示要求严查,可至今当地政府对此事一直未予以处理和落实,三级领导批示成一纸空。

《新湘报》首席记者丑西 发自湖南长沙

村民创办集体企业梭罗溪煤矿

当地村民告诉新湘报,梭罗溪煤矿位于湖南省张家界市桑植县上河溪乡上河溪村,是国扶贫项目,该矿于1996年由时任上河溪村村支书汪德文带领村民开办,由于上河溪村当时平穷落后,矿区交通十分不便,煤矿迟迟未能投产,1998年遭遇“7.23”洪灾,摧毁了矿井及基础设施。

“2001年,因上河溪村少数村民对村支书汪德文不满,村民状告其贪污,桑植县纪委、检察院随即立案调查,汪德文被以贪污嫌疑双规。此时,梭罗溪煤矿亦因没有及时办理延采手续,该煤矿被迫关闭。”上河溪一村民说。

新湘报记者从上河溪村村民处了解到,早在2003年,因为调查后上河溪村支书汪德文并没有举报中所提到的贪污行为,桑植县纪委、检察院就对汪德文的案件予以撤消,汪德文继续担任上河溪村支书。

“2003年后,担任上河溪村支书、村主任和梭罗溪煤矿法人代表的汪德文,在全村村民的大力支持下,自掏腰包先后往省城长沙跑了38次,才得到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等有关部门领导的支持,终于在2004年2月27日,上河溪村村办集体企业梭罗溪煤矿采矿权得以恢复。”上河溪村民告诉新湘报,该煤矿完全由村民集资建设,共集资了200多万。官员参股铁矿被注销 强迫吞占梭罗溪煤矿

本来以为从此可以大力发展当地的煤炭产业的汪德文,怎么也想不到,在获得采矿权之后,梭罗溪煤矿竟成了一块“唐僧肉”,“被当地的宏德硫铁矿盯上了。”当地村民说。

记者了解到,宏德硫铁矿位于梭罗溪煤矿矿区内,该矿以开采硫铁矿为名,实际违规开采煤炭。2004年10月12日,宏德硫铁矿的采矿许可证被张家界市国土资源局注销,矿井也被桑植县政府关闭。

上河溪村民告诉记者:“宏德硫铁矿的股东中有一伙官员,其中有桑植县政府原副县长张东林、县人大常委钟春林、县政法委原副书记熊延详、县信访局纪检书记王兆合、县公安局一干警的夫人张三妹和上河溪乡党委书记朱文阶,并且,上河溪乡政府分管协调煤矿工作原副乡长樊卫真都得到十万元好处费。”

由于缺少采矿许可证,宏德硫铁矿便把主意打到拥有合法采矿权的梭罗溪煤矿上,2005年,桑植县县纪委、县政府一些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利,威胁、胁迫不给梭罗溪煤矿供应矿山炸药和办理相关煤矿延续手续,强行要求梭罗溪煤矿接受两矿合并,共同开采煤矿资源。这样就能解决宏德硫铁矿没有采矿资质的问题。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2005年6月2日,桑植县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向双武、纪委常委李孝平、县政府副主任谷国生、县政府信访局纪检组长王兆合、县人大常委钟春林、上河溪乡党委书记朱文阶等人,在上河溪乡政府将事先拟好的合并合同和协议,强迫上河溪村支书、梭罗溪煤矿法人代表汪德文签字。”

“桑植县人民政府假借联合采取一矿分设两井的做法其实是挂靠,完全违法了国家强制性规定。”汪德文告诉新湘报记者。

记者了解到,由于桑植县人民政府的行政干预行为及部分腐败官员袒护和暗箱操作,促使上河溪村支书、村主任和梭罗溪煤矿法人代表汪德文逐步失去对梭罗溪煤矿的经营管理权,梭罗溪煤矿被当地官员霸占。

官员侵占村办集体企业梭罗溪煤矿

据村民反映,2006年以后,梭罗溪煤矿每天产原煤400多吨,每年纯利过千万,虽然名义上该煤矿还是上河溪村的村办集体企业,但上河溪村集体没有分文收益,村民们为开办梭罗溪煤矿投入的200多万元至今仍无着落。

梭罗溪煤矿被当地官员霸占后,当地政府官员曾和村民商讨过补偿一事,当地官员文津生出资50万元,另一官员钟春林承担40万元补偿费,但90万元对于村民200多万的投资来说,就如九牛一毛。“办理采矿许可证都做不到。”上河溪村民告诉记者。

上河溪一村民告诉新湘报,“这伙官员不光是霸占了村办集体企业,连国家应征的的税费也要偷逃,文津生、钟春林、熊延详等官员伪造龙山县猛必乡风香坡煤矿的运输单据。私刻风香坡煤矿的公章逃过桑植县内的税费征收检查站,官员光偷逃国家税收款就是几百万元,被群众举报后,县政府、县公安局经警大队却只罚了40万就了事。”

梭罗溪煤矿法人代表汪德文被牵连致家破人亡

据村民回忆,桑植县政府、县纪委、上河溪乡党委为了保护一撮官员,霸占村办集体煤矿,只有对梭罗溪煤矿法人代表汪德文进行迫害才能达到他们的目的。

当地村民透露,2007年1月16日,汪德文被记留党察看2年处分,并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桑植县、上河溪乡人民政府采用非法阴谋将梭罗溪煤矿法人代表更换成李文成。

记者调查发现,在清查村财务时,上河溪村里还欠汪德文个人30676元,汪德文家人及村民为开办村集体梭罗溪煤矿投入的200多万,“桑植县纪委、乡党委却不把此清查进去,村民和汪德文根本在集体煤矿中并没享有一点股份。”当地村民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梭罗溪煤矿法人代表汪德文之子在大学刚毕业就患上疾病,由于汪德文全家人当时为开办村集体煤矿在银行借有贷款,所以银行不能再给其办理个人贷款。

2009年,汪德文之子因无钱医治,年仅22岁就离开人世,其女儿也因无钱缴纳学费最终辍学去外地打工。

“汪德文一心一意为村民办实事,为争取全体村民的合法利益与腐败官员斗争,然而最终得来的却是家破人亡。”上河溪村村民说。

县政府愿私自补偿煤矿法人代表个人400万 希望其不再举报

2011年3月9日,上河溪村116名村民以行政乱作为将桑植县人民政府起诉到张家界市中级人民法院,后又上诉至省高院,李文成以上河溪村支两委名义出示一份证据,116名村民未过村总人口的半数,市法院以村民组织未过半数没有主体资格驳回诉讼请求。

上河溪村民告诉新湘报记者,“2008年,县纪委及县人民政府等有关部门对汪德文做工作,试图用400多万元经济补偿甚至承诺汪德文可以以个人名义享有该村集体煤矿40%的股份,但前提是要汪德文解决村民投入到村集体煤矿的借款等问题,汪德文与116名村民完全不予接受,拒绝理由是煤矿应属于上河溪村集体的。”

中央、省、市三级领导批示严查 当地政府一直未落实

新湘报了解到,早在2009年7月22日,《人民日报》就以《官员入股煤矿为何查而不处》为题报道了此事,受到众多网友关注。人民网也同时发表题为《对坐歪了屁股的桑植县纪委也要查处》的评论文章予以监督。

此事引起众多媒体关注,法制网也发表了以《张家界百余村民及状告政府乱作为》为题的稿件揭露了此事的背后纠结,但事情最终还是没有得到解决。

上河溪村村民告诉新湘报,2012年十八大期间,该村村民集体上书十八大秘书处,受到国家领导人重点关注,该领导称,“以这种方式,给十八大代表每人寄一份举报材料,是解放后的第一例。”随即,该领导指示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周强,要求严肃查处此事。

之后,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周强和张家界市委书记胡伯俊均作出批示,要求当地政府严查此事,将处理结果上报。

桑植县煤炭局及上河溪乡人民政府在接到三级领导批示后,随即发出《关于汪德文等人联名来信上访答复意见书》的答复意见书。

在该答复意见书上,记者看到,答复意见书对村民举报的问题进行了明确回答,称其将针对强行要求梭罗溪煤矿与宏德硫铁矿联合开采问题、煤矿给国家相关工作人员好处费问题、上河溪村和东风坪村没有收益问题、村民贷款200万元办矿问题、官员入股办矿问题及偷逃税费问题等进行调查核实。

“可至今,张家界市政府、桑植县委、桑植县政府、桑植县纪委、各级司法机关仍未对此问题进行立案调查。”汪德文称。

此图为被官员侵占后繁忙出煤的梭罗溪煤矿。

汪德文担任村支书时为五保户建的房屋(对比图)/拼版图片

[选稿]: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