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凤凰网 >
【浏览字号:
谁来揭开忻保高速公路过境保德黑幕背后的大老虎
http://www.0771nanningfp.com 2016-02-18 10:52 [来源]:未知

近年来一条条高速公路的开通标志着我国经济的飞速发展,然而这也给不少贪官以及投机分子带来了发财的机会,真可谓天上掉“馅饼”,几年来,网上报道了不少高速公路的腐败现象,端了好多黑窝点。按理说应该引起有关人士的高度警惕了,但是利益的驱使总会有人铤而走险。

前些天网上发表了一篇“谁来揭开山西保德县高速公路过境的黑幕?”引起有关人士的高度重视。于6月1号忻保高速项目部派技术部部长在保德县国土局和安监局的同志陪同下亲临保德县窑洼乡官地坪金龙石料厂查看并测量,得出的结论是:金龙石料厂采区距离忻保高速官地坪大桥108米,距离官地坪隧道130米,厂区离大桥就只有30来米。然而,保德县宣传部部长王培才(原任保德县副县长,忻保高速保德县协调办主任)大发雷霆,连夜下达紧急通知:“明天重测”。第二天也就是周六早上,一行人放弃休息时间,不到六点钟就又重赴此厂,高速公路的技术员刚到厂就让王部长所派人员给打发走了。国土局和安监局的人左量右量没有得出结论,回到国土局才费劲周折得出了采区离高速公路官地坪大桥316米,并且说:“你的矿区一点都没采,你的采区离现在采区往南40米”。八年越界开采,这可是触犯国家矿山管理法的行为,这还了得。而且王部长的这一行人中有人幸灾乐祸说:“这下王五七可把他自己弄住了”!

天哪,往南几米就全是土山了,而且土层五六十米厚,这不成愚公了吗?鬼才相信,谁会花钱办上矿产开采证来移黄土呢?老百姓知道什么坐标呢?八年来一直是相关部门指挥自己开采啊,他们划定界限让厂里开采,而且每次爆破都是民爆公司专人爆破,越界能批出火工品吗?民爆公司给爆破吗?怎么可能越界呢?国土局允许越界吗?无奈,王厂长拖着沉重的的身体,揣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厂中,翻阅以前国土局和安监局给他下发的所有文件,还有山西省地矿局二一四地质队2009年勘测的矿山实地区域。八年来王厂长一直按国土局和安监局的指示开采,2005---2009年度连续被评为县、市、省安全生产先进单位,受到各级安监部门的表彰。每三年换一次的安全生产许可证2009年6月份到期,好多厂家要换证,2009年春天保德县国土局专门请了山西省地矿局二一四地质队对保德县境内的所有石料厂进行勘测,勘测结果都给出了证明。金龙石料厂也不例外,具体证明如下:保德县窑洼乡官地坪金龙石料厂无超层越界开采。(见下)

2010年金龙石料厂受高速影响通往厂子的路改来改去,石料拉不出去,股东闹着要撤股,一年几乎没怎么生产,到年底才得以整顿。 2011年1月10日,矿区西南采区因覆盖太厚,王厂长想采东北方向的矿石,铲车工作20天,刚刚掀开覆盖,就被国土局发现,2011年1月30日,保德县国土资源局就下发责令改正国土资源违法行为通知,其内容是:保德县窑洼乡官地坪金龙石料厂。经查,你单位从2011年1月10日至今在官地坪村从事越界开采(东北越界63米)石灰石行为,违反了《山西省矿产资源管理条例》有关条款之规定,依据《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三条和本条例有关条款之规定,现责令你单位;1、2011年1月30日前停止上述违法行为;2、退回本采区方可生产。逾期不履行的,本机关将依法从重处罚。保德县国土资源局。2011年1月30日。(见下)

受高速公路影响强行停产一年多的金龙石料厂现在又成越界开采了呢?原来给国家做贡献时是先进单位,现在要求补偿时就成了乱采国家资源了?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越不越界,大概国土局说了不算,只有王县长说了才算了,王县长让国土局怎么说国土局就得怎么说。当然了,谁敢不听县长的话?之后,王厂长几次想找王培才县长询问结果,十几天再没见着人影。

听王培才部长的秘书说,这事你找刘县长去吧,王厂长给刘县长打电话,刘县长告诉王厂长说:“你还是再找找国土资源局,他们去测量的,具体情况他们知道”。王厂长又找到那天去测量时带队的国土资源局杜贵祥副局长,让他给个说法,如果是越界也得出个文吧。杜局长说:“我们单位又不是厕所,谁想来就来,国土局的章子不是随便盖得,如果需要也得大局长批了才能,那天测量是王县长派我们去的,王县长来了让作证我们才作,你来了不行,你还是找安监局吧,让他们看以厂区距离太近给你能不能补偿点。”又是故计重演,这一年多来,王厂长就是曾无数次被当球踢了。看来这保德县真是王培才的天下,王培才说黑就是黑,王培才说白就是白。

据记者调查2010年忻保高速公路过境窑洼乡共计赔了四家石料厂,其中赔款最多的是保益石料厂394万多,高速公路并没有通过他的采区,所占也无非就是存料场的一角而已,直到现在厂房还屹立在那里,安装机器设备的痕迹还可以明显看清,不知道忻保高速公路协调办以及项目主管部是怎么评估就能给保益石料厂赔偿近400万呢?其中的内幕有待进一步调查。

再就是大塔铺兴隆石料厂赔了130多万,所谓的兴隆石料厂是根本不存在的,这个厂子既没有证件也没有厂房机器设备,2003年前这个厂址所在地有俩个石灰窑,既没证件也没环保设施,2003年国家治理环境污染给强行铲除,占地还不到一亩,还美其名曰:兴隆石料厂。甭说证件,就连一个企业账户都没有,这能叫厂吗?我们不知道高速公路管理处和协调办是如何评估的?难道几十平米土地就值一百多万?这其中的内幕又有谁知晓?是贪官与刁民沆瀣一气中饱私囊,“唐僧”私分“唐僧肉”?还是另有隐情,有待我们继续揭晓。

据群众反映,官地坪村有王培才县长的一个以往的同事,他家有三眼石窑洞,三家破瓦房,总共连上院子的占地面积也就是260来平米,说是赔偿了近百万,说是什么古建筑。拆迁后这户人家又在原住宅的对面50来米的地方,也就是距离苛保线1米处又修了一幢小二楼,而且国土局还给办了房产证,高速公路修引道时又赔了40大几万。可是高速公路沿线一带王培才早就下令不让新建住宅和其他厂房了。这难道也是只对普通老百姓而言吧,官员之间是一气的。

我们不禁要问:领导们参与的厂子就可以赔偿,和领导一气的所谓的“厂子”也可以特殊优待,领导们的住宅也可以加数倍补偿,领导们还可以胡乱建筑房屋套国家的钱,而普通百姓倾家荡产办的厂子就只能为国家做贡献了。由此说来保德县窑洼乡官地坪金龙石料厂就只能是无谓的牺牲者了。试问王培才你是以什么标准,凭什么依据,对保德县的民宅、厂子、还有土地进行赔偿的?具记者调查高速公路过境保德给了保德县2.8亿元的补偿款,这2.8亿元你是怎么补偿的?补给了谁?这块大“蛋糕”是怎么分的?难道忻保高速管理处就不监督、不参与,任由保德县协调办“协调”?这俩亿八千万又是怎么预算的?这国家大量的资金究竟流入何方?试看忻保高速公路自从去年通车以来一直维修不已,到处塌坊这又是何原因?这种种乱象以及其中的黑幕难道不值得我们进一步调查?

[选稿]: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