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行情 >
【浏览字号:
顶风违纪、滥用权力、为非作恶、失职失责、渎职性腐败、非法拘禁、非法…
http://www.0771nanningfp.com 2016-02-18 10:52 [来源]:未知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关于云南省镇雄县公安局、南台街道办事处、信访局顶风违纪、滥用权力、为非作恶、失职失责、渎职性腐败、非法拘禁、非法暴力截访、挟持、劫持、绑架、抢劫、非法搜身、侮辱妇女人格、违法监视居住、非法剥夺、限制人身自由、欺压、残害、鱼肉百姓、弄虚作假的控 告  我叫孔琴,云南镇雄人。2014年4月1日,我家几十年房墙,被2012年买房居住的贵州籍申庆谷夫妇为了侵占我家财产,在装修房子乘我家无人在时,故意损毁我家房墙1米多长,3米多高。2014年4月4日,我从外面回来,上门追问申家为何毁墙,竟遭到对方妻子、儿子、女儿及亲家结伙殴打致伤,简直就是黑恶势力。前后报警两次,由于申家仗着公安局西城派出所中队长乐智金撑腰保护,公安局就办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于是我就上访控告公安局行政慢作为、滥作为、不作为。  2016年7月6日,公安局为打击报复,我上街购物到县印刷厂外,被非法抓捕到西城派出非法拘禁30多个小时,病中的我腰椎被他们整伤。我反映的非法拘禁一案得到上级人民检查院的高度重视,已形文批复到镇雄县人民检查院,检查院分给公安局办理。由于地方官僚作风腐败,官官相护严重,加之镇雄山高皇帝远,相关单位及领导胆大妄为,置之不理,任由共产党的干部、警察违法违纪,残害、践踏、蹂躏无辜百姓,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任你反映,直接不管。  在镇雄县政法系统内,乐智金能够笼络、驾驭权力,上通天堂,下通地府,只手遮天,有人做牛肉生意,为追求高额利润,以次充好,在牛肉中掺杂死牛烂马肉、母猪肉坑害人民,下了逮捕证都是由他出面摆平的,甚至为所欲为,在我家耍酒疯、耍流氓,连小便也撒在我家里。可见,镇雄政法系统如此肮脏。  一个买房居住的贵州藉人申庆谷夫妇有什么权利故意损毁、霸占我家几十年的财产?而这一违法行为竟能得到公安局的撑腰保护?公安局居然行政慢作为、滥作为、不作为?给我的人身造成巨大的伤害和巨大的经济损失。  为了看病,我进京寻求腰椎被公安局整伤的医治医院。到河北石家庄火车站,发现昭通市信访局一位镇雄籍领导上车跟踪我,我发现苗头不对,于2017年10月12日晚上,在河北保定火车站下车,就被镇雄县公安局、信访局、南台街道办事处早已安排蹲守的截访人员,伙同跟踪的昭通市信访局镇雄藉领导强行挟持我拖上黑车。在车上遭受岳涛等截访人员的拳打脚踢,有的拳头猛击我的头部,有的抓扯头发,头发抓落无数,把我打得头昏眼花,疼痛难忍,又非法搜查我的身上和背包。我哭着跟他们解释,我这次出来主要是医治被公安局整伤的腰椎,若不再及时医治,我后半生将面临瘫痪,并拿出随身携带腰椎被公安局整伤检查的相关片子和检查结果给他们看,他们不信,认为我要去北京上访控告。随后把我拉到石家庄第二个截访地点住下的宾馆里,第三个截访地点设在北京。为了自救,打电话报警,西正街社区主任李晓翔把我的手机抢掉,不准与外界联系,无奈之下,只有大喊救命,李晓翔用手捂着我嘴巴,不准我叫喊,并把我摁在地板上,用膝盖顶撞我的肚子,当时若不是南台街道办事处朱启淑副主任及时制止,我就被李晓翔打死。不等我缓过气来,李晓翔、民警朱祥俊、朱启淑、社区监委委员邓成俊等一伙人又强行把我抬上第二辆黑车。在车上我的左右臂膀一直被李晓翔、朱祥俊拧着。劫持到湖南与贵州两省交界处上了公安局的截访车上,鞋子被打丟,袜子被拖烂,光着脚把我拉回镇雄,在截运我的途中,中途换车三次。在西城派出所王天才副所长的带领下,至少有5人早已把云C1070警的警车开到湖南与贵州交界处等待,到达两省交界处,我又拿出第二个手机打电话,王副所长带领的有三个警察抢我手机和背包,在我无力反抗情况下,其中一个民警掌掴我,打得我头昏眼花,背包带已被抢断,简直就是土匪。  由于我反映公安局行政慢作为、乱作为、不作为和非法拘禁涉及的相关人员没有问责和处理,因此,截访人员更加猖狂,更加肆无忌惮,更加变本加厉整我,差点把我整死。  2017年10月14日早晨8:00左右我被截访回镇雄,截访已限制我的人身自由30多个小时,一路上不给吃喝。截访人员不管我的死活,十几个人把打伤的我抬来放在我家房子外冰冷的地面上,还派人监视我。亲人看见我被打成这样,若不及时救治,会有生命危险,把我送去医治,却被监视的人拦截下来,要出去,必须请示领导。最后领导答复亲人:出于人道主义,只允许在县人民医院自行医治,截访人员在截访途中打我,是因为我不听话,不按他们的意图办,该打。请问:还有天理和王法吗?共产党的干部、警察违法违纪把我打伤不给医治,还限制就医地点,视百姓生命为儿戏,真是猖狂之极。  2017年10月14日晚,在公安局派人监视下,亲人才把我送到县人民医院医治。从进院起,公安局天天派民警、辅警24小时按上午、下午、晚上三班值轮流监视、跟踪我,每班2至3人,有时可达4至5人,监视跟踪车辆4辆,其中2辆不敢挂牌的东风小康微型车,1辆为云AY722B西勤务车和一辆没有牌照的摩托车。从2017年10月14日上午9:00左右开始,到2017年10月28日上午11:00左右才撤除对我的监视,已对我违法监视居住限制自由14日约330个小时左右。  其实,相关部门对我早有防范,因为他们的所做的事情,不能见天,更害怕他们的腐败行为暴露而受到牵连处理,威胁到自己的切身利益,因此,设置三个截访地点,且手段残忍,用暴力和武力镇压一个腰椎被整伤面临瘫痪的女人,但正义绝不能向暴力低头。2017年10月2日至4日,公安局就提前安排人违法监视我的居住、跟踪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达30多个小时,就连上厕所都排人跟踪,侵犯了我的隐私。  2018年3月12日下午3:00左右,我到最高人民检查院递交信访材料,刚走出大门外,就被云南省镇雄县公安局民警朱祥俊带领5个人强行挟持我拖上京EH8000黑车。在车上黑车驾驶员参与朱祥俊等人抢走我的两部手机、人民币现金200余元,扭伤我的脖子,把我的头摁在车座椅上,然后提起来砸下去,反复多次,用手搬开我的嘴,把毛巾塞进我的嘴里,加封口胶把我的嘴封住,用膝盖顶撞我的胸腔,手和脚被他们用双手死死的摁住,不能动弹,用封口胶缠绑,我疼痛难忍,直到哭不出声。他们才用手指伸到我的鼻孔拭我的气息,是否还有生命体征,我失去与外界联系、生存条件和自由;在车上遭受朱祥俊等人伙同黑车驾驶员在内共6人无数次的拳打脚踢,我被打昏死几次,全身上下多处打伤,被打的小便失禁,一路上不给吃喝,就连随身携带治病的药也被抢掉,任病情复发,我哭着乞求不给吃药。更为可耻的是,在使用暴力整治我的时,朱祥俊叫随行人员关闭执法记录仪,企图掩盖他们的犯罪事实。  3月14日凌晨,我被截访回镇雄,几个人把我抬进西城派出所的审讯室,对我实施侮辱,我哭着下跪给他们求饶,最终还是没有逃过他们的毒手,抢走我藏在隐蔽处的人民币现金1000多元和两张银联卡,就连内裤也被他们撕烂,强行脱掉我的衣服裤子,完事后赤裸裸地把我扔在地板上,任凭我在地板上呻吟、作垂死挣扎,不管我的死活,至今一串钥匙下落不明。为了尊严和羞耻,我用脚趾辅助手拿衣裤遮掩,站在旁边的民警却讥笑我。经过他们无数次无情的残酷整治和折磨,我的病情更加严重,面临生命危险,我又一次用尽吃奶的力气哭着给他们哀求,请救救我吧,否则我死得太冤,死不瞑目。3月14日下午6:00左右公安局才用警车把我送进县人民医院进行抢救,共计交了人民币现金1000元的住院抢救费,到了第二天,就不管我的死活。从此我就想办法筹钱医治。从进院起,公安局安排民警、辅警24小时监视看守我,直到3月21日下午3:00左右才解除对我监视看守。非法截访限制我的人身自由50多个小时,违法监视居住看守限制人身自由7天160多个小左右。这是对公民人权的侵犯,故意触碰《刑法》红线。  两次住院医治期间,我多次打电话要求不要对我监视,更不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这样做是违法犯罪行为,难道还要一错再错吗?涉事单位的领导说,有县委政法委杜书记的授意、安排和指使,我们才有胆量做,有杜书记撑腰保护,我们不怕。在监视期间,警察抢砸手机,大言不馋,出了事情由我负责,真是猖狂之极,无法无天。请记住:天理不可违,民心不可失;你在做,天在看。  为何镇雄的民警、干部对我实施疯狂打击?反复截访,在截访中伴随的非法拘禁、抢劫、暴力打人、绑架、违法监视居住看守限制人身自由、侮辱妇女人格如此猖狂?就是因为有镇雄县委政法委书记杜华贵、分管西城派出所副局长等人的授意、指使、撑腰、保护,还有所长成宗刚、副所长王天才等人支持及幕后指挥操纵,更有副所长王天才亲自参与截访,为暴力违法截访树立榜样,朱祥俊等人才敢为所欲为。因为进京上访侵犯了他们的切身利益。  镇雄有句谚语:“土帝”不放口,野猫不捉鸡。这就是镇雄官员、警察、相互勾结、指使,残害百姓的真是写照。百姓一听到“官”字,如谈虎色变。  2018年4月4日上午,政法委书记杜华贵等人通知我与其见面,一见面就说:检查院已给我调查结果,你反映的非法拘禁不属实。不属实,麻烦你给个结论,不给。检查院至今没有来调查我,何来的调查结果?调查结果不给我当事人,为何给你杜书记?而且检查院至今没有给过任何一个领导、单位、个人调查结果。 他不是从解决问题的角度出发,吼我,威协我,说出些难听的话。甚至弄虚作假,欺骗上级领导,欺压穷苦百姓,真不愧为镇雄的“政法王”、官霸。  糊弄、欺骗上级成为地方惯用手段、伎俩,因此,导致老百姓的声音、疾苦传不到上级领导的耳中,老百姓对此深恶痛绝。  经过非法拘禁、无数次的截访,我已是病魔缠身。由于非法拘禁、截访长时间不给吃喝,营养失调,造成脑供血不足、胃病;由于非法拘禁采用武力抓捕,在非法拘禁期间使用暴力整治和暴力截访,致使颈3-7椎间盘突出并颈4/5椎间盘层面继发性狭窄;腰5/骶1双侧椎关节退变,腰3/4、腰4/5椎间盘膨出;腰5椎体下关节突,骶1椎体上关节欠整;由于在实施抓捕,暴力截访时,反扣双手,强拖、强拉、强按,双肩关节、双手肘关节、手关节、十指被整伤。还在继续住院治疗,病情仍不见好转。  镇雄县信访局应更名为截访局,本职工作就是暴力截访,驻守北京或中途拦截上访群众。  相关领导说:我就是不问责;若不对你采取手段和措施控制,会有更多人受到牵连。李晓翔说:若你在上访,用马车拉回镇雄,不给你一分钱,还要加倍整治你,但正义是不怕任何威吓。  为此,请上级领导、媒体、记者关注我!严惩镇雄渎职性腐败,早日驱走笼罩在镇雄上空的浓雾,让老百姓早日见到阳光。  信访权本是法律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之一,公民合理诉求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截访就是对公民权利的抢劫,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是赤裸裸的违法行为。  截访最恶劣的是未经任何法律程序就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与其伴生的非法拘禁、违法监视居住、违法跟踪、罗列罪名、送精神病院控制等问题给社会造成的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中纪委明文规定:严禁截访正常上访者,坚决杜绝一切“拦、卡、堵、截”上访群众;国家信访局三令五申,明令禁止以任何形式限制群众正常上访,不允许打击报复上访群众,非法截访,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公安部明文规定:“严禁公安参与拆迁等非警务行为,擅自动用警察参与截访不仅是非警务行为,情节严重构成违法犯罪的,将严肃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公安局不仅参与,直接是两起截访的策划者、组织者。  现在举国上下正在扫害除恶,扫除来的都是政法系统的害群之马,都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镇雄县相关单位慢作为、滥作为、不作为比较严重,暴力截访就更为突出,老百姓即使不被整死,也要脱一层皮。每次截访都离不开公安干警的参与,上访群众的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究其原因,为了切身利益,官官相护,更有上层领导的撑腰保护,奈何?依法治国重在依法治官,而不是治理老百姓。天涯无净土,难道镇雄县政法系统真有那么干净吗?撑腰保护猛于黑恶势力,因为他们都穿着党和人民给予的执法外衣作遮掩,既使违法违纪,也是“合情合理”,还美其名曰“维稳”,只有在“维稳”中出了问题,出事了,才能暴露出他们的丑恶嘴脸和罪恶行径,到时已是悔之晚矣。 为此特提出以下请求:  1、对履行职责不力、失职失责的相关领导人员进行问责;  2、对组织参与截访的昭通市信访局镇雄藉领导给予问责;  3、对违法违纪的相关公职人员进行政纪处分;  4、对职务违法、职务犯罪的公职人员进行调查;  5、根据《刑法》第238条之规定:追究涉嫌非法拘禁干警、非法截访限制人身自由的截访的社区主任李晓翔、干警朱祥俊、办事处副主任朱启淑、副所长王天才、社区监委主任邓成俊、信访局岳涛等一伙人及违法监视居住限制我人身自由的民警、辅警人员的法律责任;  6、根据《刑法》第267条、239条、246条之规定:分别以抢夺罪、绑架罪、侮辱罪论处朱祥俊等5人的犯罪行为;  7、根据《刑法》的相关规定,追究对在截访中对我实施暴力行为、并对我身体造成伤害的截访人员故意伤害罪的法律责任;   8、严惩镇雄渎职性腐败;  9、颈椎、腰椎被公安局整伤,必须给我医好,不留后遗症,否则,负责我的后半生;  10、请求调取2016年7月6日下午5:00时左右在县印刷厂外非法抓捕我及在西城派出所限制我人身自由30多个小时被整治的周边监控,固定证据,立案侦查;  11、请求调取2018年3月14日凌晨在西城派出所的审讯室抢走我所有财物和侮辱我人格的监控,固定证据,立案侦查;  12、请求调取2017年10月12日晚河北保定火车站周边的监控,并固定证据,立案侦查;  13、请调取2018年3月12日下午最高人民检查院外周边的监控,并固定证据,立案侦查;   14、要求将调查处理结果向社会公布;  15、赔偿给我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  控告人:孔琴  电话:15094263639  

本文标题:《顶风违纪、滥用权力、为非作恶、失职失责、渎职性腐败、非法拘禁、非法…》

[选稿]: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