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婚恋 >
【浏览字号:
石梁河恶势力非法采沙强抢码头多次打伤人放鞭炮庆祝
http://www.0771nanningfp.com 2016-02-18 10:52 [来源]:未知

石梁河恶势力非法采沙强抢码头多次打伤人放鞭炮庆祝

  ——江苏省连云港市石梁河水库库区采沙现场的调查报告

  利益驱使下的“黑码头”,县财政系统干部的权力,支撑着的地方恶势力,强抢合法码头致人伤害,工人在警方的监护下被打伤入院就医。迫使村庄寡妇服药自杀,媒体记者采访被打,并放鞭炮祝贺。行政主管部门对此事件缺位监管,执法机关无力打击的乡村恶势力,这是发生在连云港市石梁河镇贾庄村的事件……

  连云港市石梁河水库区域王生志报道

  2013年1月14日,《苍梧晚报》刊发题为“《合法沙场被破坏 记者采访遭围堵》的报道,文章称:一家合法经营的采沙场,近日遭到他人人为破坏,不仅进出沙场的道路被挖出大坑,沙场内的场地也被人用挖掘机挖出一道大沟来。究竟是何人所为?为何要破坏沙场设施?昨天上午,记者接到爆料后,前往现场调查,不料采访结束后,数名不明身份的男子,竟将一棵大树横在路上,阻断记者的去路。就在记者拿出相机拍照时,一名男子竟用拳头砸向记者的头部(摘自核心提示)”。

  为了更深入地了解石梁河非法采沙事件的真相,本文记者与《民主与法制时报》内参部编辑林正义于1月15日再赴东海县联系被投诉组织策划非法采沙强抢他人码头的东海县财政系统二线干部朱学明。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事情的真相:朱学明系东海县桃林镇财政所原所长,现年55岁,根据乡镇使用人事年龄规定现已退二线,但享有国家公务员干部待遇。

  根据连云港市东海县石梁河镇贾庄村彦奇沙场主王丛生的投诉材料内容称:2012年5月8日,10日我收到莫名电话和信息,对方要求我到沙场谈谈,如果不到后果自向。5月11日14时左右,我到了沙场,在我的办公室见到了以朱学明为首带着本地多名男子;朱学强(系其本家弟弟,据了解有多起犯罪前科)、朱桂锐(系其子)。他们非常强势地跟我说,朱学连的鱼塘卖给朱学强了,让我把我的沙清走,把我的沙场给朱学强。我说:“怎么可能呢?我的沙场怎么可能一点说法没有就给你们呢?”朱学明说:“不给还就不行,你一个外地人在这能翻起什么浪。”朱学明是本人,而且是当官的,我就必须让给他们,不让不行。不让就堵路,用机械挖毁场地,殴打我工人等强制手段,让我彦奇沙场无法营业。接到该投诉后,记者对此事件进行调查采访,并在采访过程中因未得到朱学明的授意,记者也同样遭受朱学明族人的围攻及漫骂。

  为了弄清事情真相,随后记者还是联系了朱学明。在朱学明的陪同下,记者再赴石梁河采访时受到了朱学明族人的热烈欢迎。记者将非法采沙强抢码头事件撰文题为:《江苏东海县公务员参与石梁河非法采沙强抢码头引起关注》“在连云港市石梁河水政大队两页的调查笔录中记者揭开朱学明与彦奇沙场纠葛背后的真实面莎,朱学强在2012年10月23日11时35分至12时零4分接受了水政大队的调查。调查事由:依据《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七条、《水行政处罚实施办法》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就朱学强私建码头进行调查询问。笔录内容显示朱学强所建码头位于贾庄彦奇沙场隔壁;其保证在谈话后停止非法建立沙场码头活动。朱学强所谓的鱼塘实际为村委员在1987年至2005年发包给村民时训东、时训井兄弟二人种植山楂树的。

  石梁河管理处给记者的一份书面证明上显示:彦奇沙场位于连云港市石梁河镇贾庄村七组果园沙场东侧,根据《连云港市石梁河水库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一条的规定:水库管理范围内的土地、水域属于国家所有。彦奇沙场主航道西侧,东西长120米,南北宽150米的水库滩涂为市石梁河水库管理范围,属国家所有。以上滩涂所堆放黄沙为彦奇沙场王丛生所有。

  为了客观地报道石梁河贾庄彦奇沙场被破坏事件,记者再次联系了朱学明。朱学明声称“表示沉默”。当记者问其本人及其子朱桂锐、外甥张玉环户藉所在地时,朱学明说,原藉是贾庄村。据记者了解,朱学明本人及家属分别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因工作调动迁出该村。对于目前朱学明及其子、外甥来到贾庄村彦奇沙场阻止其生产、殴打工人、拦截记者采访包适其父殴打记者,朱学明给出的答复是:他们在给堂弟朱学强打工。记者问:“朱学强的沙场系非法沙场,你们全家就算是给他打工,哪为什么殴打别厂的工人及在村庄道路拦截记者? ”对此朱学明的答复是:“你们按照法律程序走。”当记者问起关于国家公务员管理条例规定,公务员不得参与亲属经营时。朱学明回答:“你就是把中纪委搬来,我也不怕!”

  石梁河镇贾庄村党委支部书记杨永新告诉记者,贾庄沙场经营者王丛生一向依照合同经营,并无不当,破坏沧沙场的人也不是本村户口,至于为啥干扰沙场,他分析可能有人看沙场赚钱眼红,想撵走王丛生,自己经营,但原因到底如何,他也不得而知。记者从石梁河镇派出所和石梁河水上派出所获悉,近一段时间,贾庄沙场纠纷不断,警方正在调查处理中。”此文被诸家网络媒体转发,但是并没有引起连云港市行政主管部门及执法机关对此事件的重视。

  疯狂的乡村势力已经向政府与法律叫嚣

  3月6号下午15:30时许;朱学明的族人聚结在彦奇沙场对工人殴打范晓明致伤,其弟朱学强等人在110出警未离开现场时就燃放鞭炮表示庆贺。在此之前朱学明的族人为了非法采沙强抢码头,已先后三次拦截记者进行辱骂、殴打,并在1月15日将彦奇沙场工人王进如殴打致伤。3月3日,沙场工人邵长兵也被打伤住进了医院。就在记者将予完稿时,朱学明弟弟朱学强、其子朱毛毛等人再次对彦奇砂场刚去上班不到两个小时的工人陈玉栋进行围殴,被打跑的后陈玉栋拨打了110报警,在警方的陪同下陈玉栋对殴打他的朱学强、朱毛毛等人做出指认,却在警方的监护下陈玉栋再次被朱学强、朱毛毛等人暴打致伤,入院就医。在陈玉栋被暴打过程中警方无力制止朱学强、朱毛毛等人的暴行。

  目前,彦奇砂场被打工人均在医院救治中,而朱学明及其族人仍然是我行我素强抢码头,非法采砂,逍遥于法律之外。正因为有这些先例,朱学明族人才如此嚣张,公然强抢地盘私建码头,殴打他们不予认可的人。甚至拦截村庄道路禁止村民正常通行,造成年过半百的村民寡妇周义艾服药自杀未果。

  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朱学明竟然跨越镇村两级政府行政职能部门,自行协调县财政局要求财政出资为其“黑码头”架桥修路。就在记者撰稿时村民再次来电称:朱学明协调供电部门正在为其“黑码头”安装变压器架线路。投诉人流着泪问记者:国家还有没有法律,是什么势力促使地方政府部门及执法机关放任朱学明及其族人如此横行乡里,多次聚众强抢码头致人伤害。记者想起石梁河管理处副主任王儒波对此给出的回答是:“非法采沙强抢码头事件,管理处只管收费不予管理”。

  关于石梁河采沙乱象问题《连云港日报》民生服务版分别在2012年7月10日和10月12日以题为《石梁河黄砂开采亟待加强监管》、《石梁河非法无序采砂何时叫停》作了详细报道。据石梁河采砂协会马姓会长给记者的材料显示:虽然在2011年管理处下发文件,不在石梁河库区新建砂场,但是目前仍然有18家违法砂场建立,协会多次向管理处反映均无查处。石梁河水库管理处个别领导甚至声称:《连云港日报》报道又能怎么样?也影响不了我们提升与少拿一分钱工资。你们找报社记者投诉,去让记者来处理呀……

  新闻链接:据中国公安部消息,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刘金国在中央综治委全体会议上表示,公安机关要大力整治农村突出治安问题,重点打击农村地痞、村霸、市霸、水霸、菜霸等流氓恶势力,做到打掉一伙,震慑一批,稳定一方。

  刘金国介绍说,全国农村地区治安形势总体平稳,但是在一些城乡接合部和经济比较发达的农村地区,刑事犯罪和治安问题还比较突出。为此,公安部门将从掌握农村社会动态、整治农村突出治安问题、强化治安管理、严密安全防范措施等方面入手,全力维护农村治安稳定。

[选稿]: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