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光影 >
【浏览字号:
元旦前遇见的邪乎事!!!
http://www.0771nanningfp.com 2016-02-18 10:52 [来源]:未知
一到年底事情就比较多,客户的很多尾款都收不回来,你得每天一个个电话的催促,好点的过两天就给你转钱了,难些的就一直拖着。  好容易公司开了年会,这才有时间回家陪陪父母。我老家在农村,村子本身就很小,也就两三百户人家的样子。几乎每家每户什么情况或者有个什么事情全村人都知道了。  到家第一天下午,我妈就带我去村子后面的山上买笨鸡蛋,好让我回市里的时候带着。山上这两年封山育林,有人承包了山头养了一山头的笨鸡满山跑,专门往外卖鸡蛋。  村里的胡同四通八达,跟着我妈走到山脚下一户人家的时候。这户人家大门口站着一个大小伙子,我知道他叫陈坡,年龄跟我同岁。可是他却天生是个傻子,都这么大了还穿个开裆裤在门口站着,手里拿着一个小药瓶子,瓶子里放了一个小石头,用手拿着不断的晃,他听着声音就不住的咧着嘴笑,口水扯着线的往下流。  我们从旁边走过去,我妈就感慨,说其实孩子长得也不错,可是就天生是个傻子,屎尿都不知道。  其实我心里明白这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疾病,跟本是看不好的。从我很小的时候他就这样拿着小瓶子这个玩具,到现在还是。可是在我们村里关于他的这种情况还有另外一种说法。  在我们村里怀孕的女人是不能去看娶媳妇的。尤其是怀孕的女人和新娘子再打个照面那就更不吉利了。(我发现了,我开始写东西而且总写鬼怪之类的跟我生活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这户人家的女人当年怀陈坡的时候正好他家房子后面的邻居家娶媳妇,她就挺着个大肚子去看新媳妇,最后就是她生了个孩子是个傻子,而她家后面的这新媳妇一直快十年怀不上孩子。这种说法不管是在科学上还是其它方面都没有任何的根据,可这个风俗就这么有了,而且都还挺在意。  天还没黑,就接到老家一个朋友的电话,说这么长时间不见面了。好容易回来一次怎么着都得喝点,然后我就开车到了镇子上面。几个朋友一直喝酒到很晚,都要到了十一点了。我才晃晃悠悠的走出饭店,看来车是开不了。我本想着去车里睡一觉,等清醒些了再开车回家。   可是酒喝的太多,而且镇上的设施也没有那么全,路灯有跟没有没什么两样。我瞅着烟,左晃右晃,根本没看清脚下,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个趔趄,烟都从嘴里飞了出去。  “草他妈的,谁在这里放个木头啊”我嘴里嘟嘟囔囔,拿出手机照了一下。这才看清,原来是一个人的腿。这人在地上铺了一层满是污渍的被子,身上穿着发亮的破大衣,都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我心里想着,怎么我们这么个小镇上都有流浪的人了。  没想到这个人被我踢了一脚,却醒了过来。手机照在他脸上,两只眼睛浑浊不堪。他却一直盯着我,我赶紧将手机偏了一下照着旁边。  “对不起,对不起”我嘴里说着“我喝多了没注意”。眼睛是一个人心里的窗户这句话一点都不假,我从他眼神里就看出来,他虽然是个流浪汉,可是神志绝对很清晰。我怕他生气再跟我找事,我又喝了酒所以就赶紧道歉。  他摆摆手,不再管我,又重新躺回去。这回他把腿往回缩了缩,拿着纸箱子盖在身上。我走了几步,又回来,用脚踢了踢他的脚。从兜里掏出20块钱递给他。告诉他明天去买点吃的。  他伸出干巴巴的手把钱接过去。我赶紧转身离开。可是我看见那个流浪汉一直在我身后跟着,我开始后悔给他钱了。他不会以为我身上还有更多吧。于是我干脆站住等他,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他走到我身前两米以外就不再往前走了,从身后拿出来一个小木匣子,木匣子很是干净。跟他身上的打扮有些格格不入。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问他  他估计是很长时间不说话了,酝酿了好久才说“我是流浪,但不是乞丐,你给我钱我给你东西算是交换吧”  “这人还真有骨气”我心里想着,天也这么晚了,我不愿意墨迹。就结过着个匣子,把匣子放在车后座上面。我就坐在驾驶室,把椅子放倒开始睡觉。  我是被渴醒的。我看了下时间都凌晨两点了。就赶紧发动车子,想着回家。从镇子上面回家要经过一条铁路。铁路两边有装的限宽的水泥柱子,我将车速放的很慢,等到车子过了一半,我去看后视镜里两边的车距的时候,猛然看见左后方的地上坐着一个人,满脸是血。  我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将车停在路边。我开始想是不是碰到人了,赶紧下车去看,可是路边上哪里还有什么人。只有水泥路面闪着森冷的光。  我更加害怕跑回车里,点着烟。我知道人喝了酒容易遇上邪性的事情,我根本不想着开车了,深怕再遇见鬼打墙,我知道前面就有一座高桥。我慢慢回想刚才那张人脸,越想越觉得有点熟悉。  我猛然想起他是谁了。他是我们村里的一个人,叫高明。去年喝酒回来晚了,骑摩托车太快,撞在了限宽杆上,摔死了。  这下我是进退不知了。最后还是一咬牙,发动车子,挂在一档上面。慢慢的开回家。  今天晚上是真邪性,遇见这些怪事。可是接下来遇见的另一件事却更加邪乎了。  我心惊胆战的把车开到村子里,将车停在胡同口。车里被我抽烟抽的呛的厉害。我将窗户打开。外面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进来“格朗·~~格朗”一下一下的很是有节奏感。我把摇下的窗户重新摇上来,将车灯全部都关了。今天遇见了太多事,我趴在窗户上,只露出眼睛,寻找声音的来源。远处淡淡的白雾当中渐渐的显露出一个灰色的人影,手里拿着一个小药瓶子,人影一下下的晃着瓶子,“格朗~~~格朗”的声音就是这个传出来的。  “陈坡”我心里想怎么是他,大晚上的他干什么,怎么家里没人管他。陈坡身后紧紧的跟着一个老太太,是王家的老太太七十多了,身体一直不好。怎么也出来了。  陈坡和老太太从我车前慢慢的走过去,根本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等到他们消失我听不见药瓶子晃动的声音,我才从车里出来跑回家里。  我一觉睡到中午,醒过来的时候,就听到说,王家老太太昨天夜里过去了(就是过世的意思)。我突然明白昨天夜里看见的是什么。  原来真就有做阴司的。可能这种人就在身边。  
[选稿]:admin